第二百八十五章 震怒群殴(1 / 1)

符道巅峰 暗夜冰雷 5616 字 4天前

“老狗,你给我等着!”

身体向着巨大的火山口内掉落而去,石飞羽发现其中涌动着一种从未见过的冰蓝色岩浆,这种岩浆乍一看宛如融化天空倒映在清澈的湖泊之中,可是从里面散发出来的恐怖温度,却让他知道这个绝对不是什么湖泊,而是一种极端可怕的火焰。

在他掉落的瞬间,火山口突然颤动起来,岩浆深处猛的传来一阵低沉轰鸣。

紧接着,一头从未见过的妖兽陡然从沿江湖泊中暴冲而出,张开大口将它吞入了腹中。

在被吞的瞬间,石飞羽依稀看见这头妖兽并无实体,而是一道不知生长了多少年的蛟龙虚影。

这条蛟龙虚影显然并非是在针对他,庞大的身体顺着火山口暴冲而出,旋即将脑袋探入翻滚的血色云层之内,发出了低沉有力的嘶吼声。

这种嘶吼声宛如闷雷般轰隆隆的回荡着,却显得异常怪异。那种感觉就像是嘶吼声从另一个空间传来,飘渺之中带着一种真实。

随着这条虚幻蛟龙冲入云霄嘶吼,笼罩了数百里天空的血红云层当即剧烈翻滚起来,云层翻滚间,石逊突然发现其中隐藏着一道巨大的符咒。

这道符咒通体呈现血红之色,而且其复杂程度即便是他都难以直视。

血红符咒在云层中一闪而没,石逊瞳孔却是因此骤然紧缩,旋即没有丝毫犹豫,向着半空中的云海冲了上去。

不久之后,在一道狂笑声中,石逊身形再次出现,而他手里却是抓着一道宛如血玉般的符心。

在这道宛如血红玉石雕刻的符心表面,依稀可以辨认出来有四个字,而石逊的双眼却紧紧盯着他,眼神之中充满了狂热:“找到了,找到了,哈哈哈哈,老夫终于找到了焚天血符。”

如果有强大的符师在此听到他这番话,恐怕会立即惊骇出声,焚天血符,那可是仅次于十大神符的一种东西,如果能够将之得到,即便是资质平平的一个人也能在短短几年内一跃成为举世闻名的强大符师。

相传这道焚天血符是远古时期一位惊世强者用自己身体所炼化而成,其中蕴含着极强的焚天烈焰,即便是九品符师面对它都毫无还手之力。

不过这一切都是神罚大陆上的传言,至于这道焚天血符究竟有多强横,谁也没有亲眼见过。

烈火云天的这种异象出现又不是一朝一夕,期间自然有其它强者前来探索,有此巨宝其它人岂能不会发现。

当石逊将这道焚天血符抓在手中的一刻,天空中的血红云层就猛然翻滚起来,下一霎,一道道宛如流星般的火焰从天而降,数百里的山脉瞬间变成了一片烈焰火海。

与此同时,云层中的那道巨大符咒也是开始缓慢飞旋起来,随着它的飞旋,一道道烈焰当即向着周边爆射而出。

烈焰爆射而出的速度极为恐怖,可以说比一位分神境强者全力赶路都要快上许多。

轰轰轰!

下一霎,一颗颗巨大的火球从天空中砸落下来,短短瞬息间就已让八千里烈火云天山脉再次被烈火吞没。

宛如末日版的景象突兀降临,让那些尚未撤出烈火云天山脉的符师当即陷入了火海之中。

惨叫声,哭喊声,怒吼声交织成了一片,一道道年轻的身影不断在恐怖烈火中丧命,惨烈景象令人心中不由得感到恐惧。

从现在的情况判断,显然是一旦取走焚天血符,烈火云天中心的那团血云就会失控,隐藏在其中的滔天火焰也会暴雨般倾泻而下。

在这种暴雨般的烈焰倾泻下,云海内的那道巨大符咒也是逐渐变得虚幻起来。

不久之后,它便是突然消失,而用来隐藏它的血红云团也在这道符咒消失不久,随风飘散。

千万年来,笼罩在这片山脉中的火云第一次消失在众人眼前,也让得感到此地的许多天古荒域强者脸色纷纷充满了凝重。

刚刚将凌水儿等人送出烈火云天山脉,天赦城城主郭振麒就以看到了这般景象。

望着山脉中死在烈火内的那些年轻面孔,郭振麒双目圆睁,陡然爆吼道:“操你老娘的石逊,今天你要是不给我一个交代就休想活着离开天古荒域。”

暴吼生响起的同时,四面八方出现了道道强横气息,甚至连和石飞羽有过恩怨的八大凶王之一易材良都是急速赶了过来。

与此同时,天赦城的几十位强者驾驭着赤炎千纹雕将石逊围困起来,这种天赦城独有的五阶妖兽,急速飞行起来连一些分神境强者都难以与之相比。

被几十位蜕婴境,以及十几位分神境强者相继围困,即便是以石逊的强横修为,心中也是感到骇然。

当天古荒域拿出它真正的底蕴,连这位石家的三长老脸色都不由得充满了凝重。

如果仅是天赦城的城主郭振麒,他或许还能不惧,然而现在要面对的,可是整个天古荒域。

要知道能够在这片充满暴乱与杀戮的荒域中称霸一方的强者,其手下少说也有数百条人命。

心知自己今天想要带走焚天血符,必会遭到阻拦,目光微沉,就在他想要开**涉时,紧握在手中的血红符咒突兀颤动起来。

下一霎,凶猛的烈焰随之出现将他席卷而进。

在这种血红色的烈焰席卷下,石逊顿时发现自己体内源核都在燃烧。而且这一次的燃烧极为猛烈,即便他如何使用神魂能量压制都无济于事。

危急关头,石逊陡然反应过来,急忙取出一块儿万年寒玉打造的玉盒将其收入其中,也不敢将它放入空间囊,而是抓在手中打算离开此地。

岂料尚未等他离去,天赦城城主郭振麒就猛然暴喝道:“天古荒域不容外人侵犯,兄弟们,给我把这个老匹夫往死里打。”

“是!”

得到命令,不止天赦城的那些强者,甚至连八大凶王都同时应喝一声冲了上来。

几十位强者联手攻击,那般可怕威力顿时让石逊老脸一颤,急忙挥手布下道道防御,身体带着残影向后退去。

然而半空之中四面八方都是天古荒域的强者,他想要退走又谈何容易。

尚未等源力凝聚的防御构建起来,一道道可怕攻击就以轰在了上面。防御瞬间奔溃,下一霎,各种各样的攻击就以轰在了他的身上。

群殴,几十位强者的群殴出现在了半空之中,石逊年迈的身体如同沙包般被众人打飞,短短瞬息间就以让他鼻青脸肿口吐鲜血。

其中有着几个人下手更重,尤其是追随郭振麒的三位分神境强者,刁钻狠辣的攻势专拣石逊要害去打。其中一人脚掌陡然爆踹而出,狠狠的踢在了他双腿间的要害之上,众人甚至能够看到石逊那张老脸当即扭曲起来,铁青色的脸庞因此剧烈颤抖。

砰。

陡然间,郭振麒的拳头轰在了他后背之上,当即将他打的飞了出去。

不过没等众人反应过来,口吐鲜血的石逊突然将一颗凶魔千魂珠取出捏碎。

借助着其中涌现的强大神魂能量,只见他身形猛的消失而去,下一霎便出现在了数千米外。

“追!”

眼见他要逃走,众人顿时暴喝一声追了上来。

石逊刚要停下压制体内翻滚不休的气血,却发现这帮家伙宛如狼群般追杀而来,心神微微一颤,也不敢有所停留,立即将速度提升到了极致向着远处天际尽头掠去。

身形宛如一道燃烧着血红火焰的流星,转瞬间就以将众人甩在了远处,一位分神境后期强者想要逃走,即便是郭振麒也拿他没有办法。

眼睁睁看着石逊将焚天血符带走,不少人都是气得扬言要去石家讨个公道。然而郭振麒心里却很清楚,即便是有人去了,恐怕也无法活着离开石家。

心知想要找回那道符咒的机会渺茫,郭振麒不由得叹了口气,将众人阻止下来,免得他们继续送死。

虽然众人并不知道石逊带走的那道符咒有什么威力,但是从笼罩在烈火云天山脉中心的血云消失判断,这道符咒的威力恐怕绝不简单。

回头望着数万年来第一次展现在世人面前的连绵山脉,郭振麒心中深深的吸了口气。

顺着他的视线望去,在这片连绵山脉中心,有着一座高耸入云的火山,而火山口的直径更是达到了上千米。

更让他感到震惊的是在这道火山口中,此刻冲出了一条身形虚幻的蛟龙妖兽。

这条妖兽双眼之中燃烧着冰蓝色的火热,宛如两团鬼火般幽幽的盯着他们。

吼……

就在众人为此震惊不语时,这条蛟龙虚影猛然开口,发出如同来自其它空间的滚雷般怒吼。

低沉的轰鸣声在空间深处不停涌动,所过之处连大地都在轻轻颤抖。一声充满威胁的怒吼过后,这条蛟龙虚影才缓缓退回了火山口内。

而郭振麒等人的脸上,却充满了惊骇之色。

以他们的眼力自然能够认出,这头庞大的蛟龙虚影并非什么妖兽,而是一种从未见过的东西。

虽然并不知道这个东西究竟是什么,不过郭振麒却是明白,隐藏在火山口内的它实力异常凶悍,即便是自己上去恐怕也绝非对手。

心中骇然之余,郭振麒突然想起了那个解开符文之谜的少年,立即转头吩咐道:“快,立刻给我去找到那个小家伙,无论付出什么代价都不能让他出现意外!”

“是!”

随着命令传出,来自天赦城的那些强者当即向着四周分散开来。

而远在数千里外的石逊,虽然没有发现有人追来,可是他依旧强忍着体内翻滚不休的气血,宛如丧家之犬般带着自己曾孙仓皇而逃。

此刻在石逊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尽快离开天古荒域,越远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