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逃命(1 / 1)

最强六道 一品道门 7321 字 4个月前

“什么人?”

在周秦临近之时,两名青年纷纷怒喝出手。一个手持大刀,横扫而来,寒芒闪烁,刀芒惊人。另一个气血境初阶的修为爆发开来,肌肉暴涨一圈,向着周秦怒打一拳。

眼内寒光一闪,周秦也闪电出手,气血境的实力爆发开来,双拳轰然砸出,只见对方出手的两名青年应声喷出鲜血,摔倒在地。

击退了二者,周秦兔起鹘落,抓住了粉裙少女,就要逃离此地。

“大胆!”

就听得一声怒喝,十几人之中,有一个黄袍青年,兵器是一柄巨大的铁锤,蓦然出手,周身爆发的修为赫然超过了之前二人,达到了气血境中阶,巨大的铁锤幽光闪烁,少说也有六百斤重,轰然砸向周秦。

周秦抬头一望,巨锤遮天蔽日,一股泰山压顶般的气势轰然降临,不由得凝重起来。气血境初阶的修为再无保留,尽数爆发,周身肌肉隆起,从瘦弱模样变成了魁梧的大汉,向着巨锤猛然轰出了一拳。

嗡!

巨锤剧烈地嗡鸣,高高地反弹而回,两道身影顿时从人群中一射而出。

“怎么可能?!”

强大的力道传来,黄袍青年手臂一阵阵麻木,巨锤几欲脱手,眼内露出强烈震惊。他可是气血境中阶修为,力道足足有九百斤,挥舞巨锤,竟然被一个气血境初阶一拳击退。这一幕,太过惊人。

“哪里逃?!”

短暂的震惊之后,黄袍青年再次出手,挥舞巨大的铁锤犹如飞车一般,继而化作了一道流星一般,带着风雷之势,向着不远处的周秦怒砸而去。

“嘿嘿!”

此刻,周秦不由得冷笑一声,身形一顿,再次一拳闪电轰出,强大的力道轰然爆发,巨大的铁锤通体一震,发出了一股凄厉的嗡鸣,轰然爆裂四散。

“什么?!”

对面的恍然青年滔天骇然,眼前的一幕极为震撼,对方不过是气血境初阶修为,但爆发的实力端的是霸道,不由得气势大降。

“这位兄弟,我烈焰佣兵团承认不是你的对手。只是这位……姑娘,抢了我们的涅槃果,又击杀了我几名队员。这笔账却是无法罢休。”

说罢,黄袍青年望着粉裙少女露出了愤恨之色。

“你们算什么东西?要是我爹爹知道你们打伤了我,保你们一个个都不得好死。”

粉裙少女眼露不屑之色,说道。

“什么?!她说什么?!团长,跟他们拼了。”

“拼了!”

闻言,那十几个人顿时怒吼连连,一个个手举兵器,就要冲过来。

“住手!”

此时,黄袍青年怒喝一声,镇住了众人,缓缓望向了周秦。

“阁下修为精湛,我黄宗自愧不如。只是若要恃强凌弱,我等也不怕死。”

说罢,黄袍青年强大的气势爆发开来。

“对。”

在他之后,十几人纷纷爆发,气势汇聚在一起,也不容小觑。

此刻,周秦也看清楚了,唯有黄宗是气血境中阶修为,剩下的都是气血境初阶。若是他要走,对方留不住他。

“别看我。我没有拿他们的什么涅槃果。”

见周秦望了过来,粉裙少女缩了缩脖子,小声说道。

周秦颇为头疼,从怀中取出了一物,向着黄宗甩去,那是三株玄灵草,而后带着粉裙少女,向远方疾驰而去。

粉裙少女虽然有铁骨磐牛为兽宠,只是自身的修为是气血境之前。这让周秦不能不感叹,粉裙少女实在是胆大妄为。

“哎!你叫什么名字?我救你一次,你救我一次。我们算扯平了。”

粉裙少女面色苍白,勉强站起,对周秦说道。

“扯平了。”

周秦没好气地说着,取出了地图,寻找离开炼药谷的路线。

“我叫李小萱。哎!话说你实力真不差啊!”

粉裙少女凑了过来,说道。

“李小萱?!”

闻言,周秦微微惊讶。烈焰城内,较大的家族势力,以李家和周家为首。李家族长李明撼的掌上明珠,就叫李小萱。传闻乃是绝美之人。难道就是眼前的粉裙少女。

眼前的粉裙少女媚骨天成,一袭粉色的长裙,一张秀美的脸蛋,一头黑色的秀发,也算是一个娇滴滴的小美人。但她刁蛮任性,简直就是一个疯丫头!

“干什么?!你可不要对我有非分之想哦。我爹爹可是很厉害的。”

李小萱抱着身体,退后了一步,紧张地说道。

“呃?!”

闻言,周秦头疼不已,伸出了手掌。

“把涅槃果交出来。”

“什么涅槃果?没有的事。”

李小萱摇头。

“你?!”

“周秦,哪里走?!”

忽然,一声怒喝响起,一道黑色的身影,肩扛钢刀,出现在了不远处。

周秦扭头一看,不由得眉头紧皱,来人正是苏辰。

“苏辰,你爹的事,我相信是误会。不如让我回去问问,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的。”

周秦沉吟了一下,缓缓说道。

“误会?!哈哈!”

苏辰仰天大笑,身形一晃,闪电冲出,气血境高阶的修为爆发开来,挥舞钢刀恐怖嗡鸣,向着周秦拦腰斩来。

“苏……辰。”

见状,周秦眼孔骤然一缩,怒吼一声,抓住李小萱向着远处疯狂逃去。

“嗯?!短短的一个月内,你竟然突破了气血境。哈哈!好,周秦你若能杀了我,也算我命该如此。”

钢刀落空,苏辰望着远去的周秦,冷笑说着,再次纵身,闪电追上。

寻常的气血境初阶武者,可有五百左右的力道。每晋一阶,力道可翻一倍。周秦有些不一样,在诸多机缘造化之下,他虽是气血境初阶,但力道已经堪比寻常的气血境中阶。

只是苏辰是气血境高阶,力道已然强过他太多。

“死!死!”

临近的刹那,苏辰怒吼连连,钢刀高高举起,寒芒闪耀,顿时锁定了周秦二人。

这一瞬间,周秦二人尽皆脸色大变,李小萱罕见地露出了一抹骇然之色,周秦也感受到了生死危机,眼孔骤然一缩,玄力轰轰运转极致,肌肉飞速隆起,从李小萱的手中夺来了黑色的鞭子,不由得暗暗惊讶。

这根钢鞭乃是钢铁铸造而成,份量极重,足足有二三百斤。

抓住鞭子的刹那,周秦轻喝一声,猛然一鞭抽出,钢鞭在他的手中,化作了一道黑影,犹如毒蛇一般,闪电般扑向苏辰的咽喉。凄厉的破空音大作,苏辰也微微惊讶,不得不调转刀头,略作抵挡。

铛!

金铁交击之音大作,钢刀凄厉嗡鸣,黑色钢鞭也刹那退去。

就在此时,周秦抓起李小萱,脚下重重一踏,大地爆裂,二者顿时呼啸远去,在炼药谷内,折断树丛无数。

“想逃?门都没有!”

见状,苏辰冷笑不已,再次闪身追上,钢刀闪电般横扫而出,刀芒四散,攻势惊人。

疾驰之中,危机再次降临,周秦眼露强烈挣扎,若是开启狂化技能,或许他可以保命,但只怕李小萱就必死无疑,当下只得再次挥舞钢鞭,略作抵挡。

铛!

金铁之音大作,黑色钢鞭应声折断,钢刀余威不减,呼啸间到来,一刀狠狠地斩在了周秦的后背之上,鲜血飞溅,强大的力量传来,周秦二人顿时狠狠地摔落在地。

后背剧痛难当,周秦几欲昏迷,咬破舌尖,勉强保留一丝清醒,抓起一旁的李小萱,再次纵身逃命。

“苏辰,你真要杀我?”

疾驰之中,周秦仰天怒吼。

“够了!从我爹爹死去的那一刻,你我之间,就没有了情谊。只有仇恨!为什么?为什么我爹爹要为你去死?为什么?”

苏辰眼泪哗哗流出,疯狂了一般,仰天怒吼。

“不可能?苏伯怎么会是为我而死?我也只是远远地见过他里面而已。”

闻言,周秦心神剧震,想不到苏辰父亲的死竟然跟自己有关。

“够了!够了!周秦,你去死吧。唯有你死了,我爹爹的亡魂才可以安息。死!死!”

怒吼之中,苏辰再次到来,挥舞钢刀,向着周秦当头劈下,呜呜之音随之大作。

“可恶啊!”

生死之际,周秦怒吼不已,蓦然转身,用力一甩,只见李小萱顿时高高飞起,远远落向数丈之外。接着,周秦就要施展狂化技能。

可就在此时,一股惊天动地的破空声响起,一道人影自遥远的地方刹那间到来,速度之快,犹如雷霆。

电光火石之间,苏辰发出了一声惨叫,喷出鲜血,暴退而去,巨大的钢刀寸寸断折,飞散开来。

周秦目瞪口呆,发现一旁多出了一个黑袍老者,眉间有一个怪异的梅花印记,周身的气息磅礴犹如山岳,站在一旁,就压得人喘不过来气。

显然就是这一位老者出手,击退了苏辰。

“爹!”

被黑袍老者抱在怀里,李小萱惊喜不已,撒娇似得甜甜叫道。

“胡闹!下一次再敢离家出走,爹爹饶不了你!”

黑袍老者板着脸,在李小萱的屁股上,给了一巴掌。

一旁,周秦震撼不已。想不到眼前的黑袍老者,就是李明撼。传闻此人修为深不可测,如今一见,才知传闻非虚。

“混蛋,你是什么人?胆敢对我出手?”

不远处,苏辰满身鲜血,挣扎着爬了起来,冲李明撼怒道。

“哼!不知死活!”

闻言,李明撼怒哼一声,就要再次出手。

实际上,李明撼的修为之强,若真的出手,苏辰此刻哪里还有命在。

“李前辈,可否饶他一命。”

此刻,周秦尽管脸色苍白,身形一晃,顿时挡在了苏辰之前,向着李明撼抱拳一拜。

“你是什么人?也敢阻挡老夫的路?”

李明撼微微冷笑,强大的气势爆发开来,顿时使得周秦犹如怒海中的小舟一般,倒退连连。

“爹。这个是我的救命恩人,你可不杀他。不过,我也是他的救命恩人。”

李小萱指了指周秦,说道。

“什么乱七八糟的?不过爹听你的,就放过他们。”

李明撼哈哈大笑,袖袍一挥,卷着李小萱,向远处闪电飞去。

“这个仇,我一定会报的。”

苏辰愤愤地说了一句,蹒跚着向远处走去。

望着苏辰的背影,周秦沉默了一会儿,撕破衣襟,对背后的伤势略做包扎,便转身向炼药谷外走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