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灵纹!!!(1 / 1)

最强六道 一品道门 5821 字 4个月前

轰隆!

怒雷行空,乌云密布,大雨磅礴,这一夜,注定不平静。

疾驰之中,风厉英冷笑不已,抬手间,打出了一道道攻击,直指前方的周秦,每一道攻击都威力强大,轰破大地。

在一道道攻击之中,周秦眼露疯狂之色,不断地吞下兽魂草,轰轰炼化,另一边,连连闪身躲避,伤势却越来越重,一股股虚弱的感觉传来,神智都有一些模糊。

“周秦。你实在太令我惊讶了。小小的年纪,便有如此修为,简直是惊鬼神,动妖魔!但是今晚,你必须死。就让我送你一程吧。”

风厉英缓缓说着,眼内杀机一闪,抬手间,一道闪耀着无数符文的攻击,呼啸间向着周秦一射而去。

他只是半步玄罗境,还没有自己的道,这样的攻击,不是灵纹境的武技,也不是玄罗境武道显化的外象。但这一道攻击,却不是灵纹境武者可以抵挡。

“给我破啊!”

一股强烈的生死危机从身后传来,周秦眼露疯狂之色,猛然怒吼起来,周身的气息猛然一顿,消失一空,天地之间,渐渐响起了一道若有若无的雷鸣之音,四周无尽的天地玄气犹如受到了吸引一般,尽皆轰然一震,向着周秦疯狂涌去,浓郁的天地玄气犹如雾气一般,朦胧了周秦的身形。

风厉英强大的攻击轰然到来,径直冲入了天地玄气凝结的雾气之中,与此同时,便有一股更为强大的气息,顿时从雾气之内爆发开来,只见雾气之内,电光游走,雷鸣低吟犹如百鸟齐鸣。

“什么?!”

见状,风厉英眉头微微一皱,露出凝重之色。万万想不到,周秦如此古怪。炼化兽魂草,乃是作死之举,但此刻却诡异地晋级了。

雾气缓缓散去,露出周秦的身影,只见他的身上灵纹闪耀,电光游走,每一道细小的雷电,都蕴含了一丝毁灭般的强大气息。

风厉英的攻击消失不见,显然被周秦抵挡下来。

“天级灵纹,天劫雷霆!”

这一刻,风厉英眼孔骤然一缩,强烈震惊。灵纹分为天、地、人级。天级灵纹,威力最强。其中更有一些极为顶级的灵纹,威力逆天。比如天劫雷霆,极为难得,在梦焰大陆上也很少出现。以天劫雷霆为灵纹,武者一旦晋级灵纹境,便具备有可怕的战力,可以说是最强的灵纹境。那是因为灵纹武技之内,蕴含了天劫雷霆的毁灭之力,霸道绝伦。

“风厉英,死!”

忽然,周秦眼内寒光一闪,杀机浓郁,冷冷咆哮之中,周身的符文缓缓点亮,一股毁灭的气息便从他的身上渐渐弥漫开来,而后遥遥一指,便有一股手指般粗细的淡红色雷霆,带着恐怖的毁灭之力,径直向着风厉英射去。

“怎么……可能?!”

见状,风厉英强烈震惊,眼露惊慌之色。周秦的这一指,已然具备了一些天劫之力,哪怕只有千分之一或者万分之一,也绝非他可以抵挡。

寻常的武者晋级灵纹境,周身的灵纹需要一段时间,才可以彻底为玄力点亮,真正爆发灵纹武技的威力,但在周秦那里,如今刚刚晋级,周身的灵纹便已然彻底点亮,爆发开来,攻击惊人。实在是闻所未闻。

“给我挡住!”

轰隆一声,那道淡红的雷霆,便来到了身前,毁灭的气息爆发开来,风厉英滔天骇然,修为刹那爆发,打出了一道最强攻击,闪耀的灵纹浩荡而出,迎了上去。

轰!

只是瞬间,闪耀的灵纹便崩溃开来,淡红色的雷霆余威不减,继续前行,刹那轰穿了风厉英的胸口,鲜血飞洒而出。

风厉英惨叫一声,捂住胸口,眼露惊慌之色,蓦然转身,向着烈焰城疯狂逃遁。这一次,他是真正的害怕了。

望着逃去的风厉英,周秦眼露不甘之色,要纵身去追,身形却一阵阵摇晃,虚弱的感觉随之到来,砰地一声,栽倒在路旁,眼前渐渐模糊,昏迷了过去。

大雨磅礴,一辆破旧的马车出了烈焰城,沿着官道缓缓行驶。

“陈爷爷,为什么那么急着出门?现在下着大雨,为何不能等雨停了,天亮了再走呢?”

马车之内,坐了一个白衣少女,约摸十五六岁,瓜子脸,面容清秀,眼眸如秋风乍起的湖泊,闪烁着道道涟漪。

“不行!若雨小姐!若是晚了一些,我怕你就见不到老爷最后一面了。”

赶车的是一位头戴斗笠身穿蓑衣的老者,不断地挥舞着马鞭,驱使着马车飞速前进。

“老爷?你是说我爹吗?我从来没有见过他。不知道为什么,我有些讨厌他。”

若雨跺了下脚,生气说道。

“若雨小姐,你也不要怪老爷。可能他也有他的难处。虽然一直将你留在烈焰城,可如今不还是召你回去了吗。”

车夫露出一丝宠溺之色,柔声说道。

驾!

马车一路飞奔,在雨夜之中,挂着的昏黄灯火,宛如流星,刹那远去。

砰!

忽然,疾驰的马车,高高地飞起,骏马随之剧烈嘶鸣,车夫却一跃而起,一把抓住了车缘,稳稳地落在地上,阻止了覆车之险。

车帘掀开,若雨探出了头,花容失色。

“陈爷爷,怎么回事?”

“没事,可能是碾到了石子。我们继续赶路吧。”

说罢,车夫便跃上马车,就要继续前行。

“刚才我好像听到了一声惨叫声。该不会我们碾但了人了吧?”

若雨脸色有些难看,不安地说道。

“这?那我去看一看吧。”

车夫犹豫了一下,翻身跳下马车,向来路走去,走不多远,便看到了一个重伤的少年,倒在血泊之中,双眼紧闭,右臂已然断折,不由得脸色微变,忙抱起少年,送到马车之内。

这个重伤的少年,不是别人,正是周秦。

“快看看他还有没有得救?”

车夫将周秦送入马车,对若雨说了一句。

见到一个鲜血淋漓的少年,若雨吓了一跳,忙上前查看,从角落里拖出了一个药箱,取出了一些药瓶,在周秦周身伤口都撒上了一些,又将断折的手臂以木棍固定,缠了绷带。

此刻,若雨光洁的脸上布满汗珠,却露出了一丝微笑。只要这样,或许可以救下眼前之人一命。

忽然,若雨想起了什么,又从药箱内翻出了一颗龙眼般大小的药丸,给周秦服下,才长长地松了口气。

“怎么样?小姐,他没事吧?”

车夫驱车飞快前行,略带担心地问道。

“嗯!还好我学过一些药理。敷了止血的药,想必他应该没有生命危险了吧。不过他怎么一身的伤,该不会是我们造成的吧?”

若雨望着缠满绷带的周秦,露出了一起庆幸,而后又狐疑地问道。

“不是的。我看他一声的伤,大多好像是剑伤,多半是给人打斗造成的。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们也不能见死不救。不然,就暂时带上他吧。”

车夫摇了摇头,沉吟说道。

夜雨磅礴,待到黎明时分,才堪堪止住。载着周秦的马车,也渐渐驶进了一座巨大的黑色城池,门上刻着‘曲水城’。

从烈焰城,一路向南,第一个城池,便是曲水城。二者一同隶属于磐石帝国。

磐石帝国,在梦焰大陆上,乃是众多帝国之中,领土最小,实力最弱的一个。

“小姐,不如我们休息一下,再接着赶路吧。”

车夫跳下了马车,向马车内说道。

“小姐?”

见车内没有传出声音,车夫不由得再次叫了一声,缓缓掀起车帘子,就见到车内,若雨抱着重伤的少年,陷入深睡之中,嘴角还流出了口水,不由得苦笑了一下。

“那个?那个?我见他重伤,天又这么凉,才抱着他的。”

忽然,睫毛一颤,若雨缓缓醒来,揉了揉惺忪睡眼,看到车夫,又看到自己抱着受伤的少年,不由得霞飞双颊,结结巴巴地解释道。

“好了。我们到了曲水城了。不如休息一下再走吧。另外,这小子受伤这么重,估计还需要购买了一些疗伤的药才是。”

车夫笑了笑,说道。

若雨乃是车夫一手带大的,若雨的性格他最了解。

短暂的停留之后,马车载着三人继续前行,离开了曲水城。

时间缓缓流逝,七天过去了,马车一路颠簸,走走停停,经过了数座城持,终于来到了磐石城外。

磐石城也就是磐石帝国的皇城。

此刻,遥远的烈焰城内,一座高高的阁楼之上,周无术黯然而立,在他的面前,晨曦初降,万物都弥漫在一片辉煌之中,可他的眼角渐渐湿润起来,他的身体在微微颤抖。

“错了。我错了。秦儿,你在哪里?你是否可以原谅……为父?”

而在风家之内,此刻人人愁眉不展。几天前,风家损兵折将,重伤而回的族长闭关不出。家族的气势低落到了极点,每一个人都非常的压抑。

在风家的深处,一座巨大的阁楼之上,一个漆黑的房间之内,风厉英缓缓睁开双眼,眼内露出一抹庆幸。当日,周秦的一指,给了他重创,却终究没有伤及性命。他还活着,只是对那道淡蓝色的身影,在他的眼底,却起了深深的忌惮,甚至生不起敌对的念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