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磐石城(1 / 1)

最强六道 一品道门 6258 字 4个月前

巨大的磐石城,金碧辉煌,城墙足足有十余丈高,左右绵延开去。皇城的气势,远非烈焰、曲水等边陲小城可以相比。

“这就是磐石城?!”

车帘掀起,若雨探出头去,略微一看,美目之内露出了一抹强烈的震撼。

“磐石城,乃是帝国的皇城,自然非同凡响。只是我们还是快一些进城吧。”

车夫点了点头,说着,脸上露出了一抹担忧之色。

若雨乃是磐石城,秋家族长秋恨水的私生女,一直寄养在烈焰城,由仆人陈长庚照顾。几天前,族长突然来信,说秋恨水病重,要召见若雨。陈长庚便连夜带着若雨,一路颠簸,终于来到了到磐石城。

“站住!入城费,一人十个金币,车马三十。”

马车缓缓驶到城门口,一声暴喝便响了起来,有两个身穿铁甲的士兵便走了过来,一个长矛一横挡住了去路,一脸阴冷之色,另一个蛮横地推开了陈长庚,挥舞长矛,挑起了车帘。

“三人?一共六十枚金币。”

士兵猛地摔了下车帘,对陈长庚说道。

“六十金币?”

陈长庚咽了一口唾沫,露出为难之色。

“你们是什么人?怎么能如此横征暴敛?”

车帘掀开,若雨小脸微怒,不悦说道。

“休要多言。交不出入城费,就速速离去,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

那两名士兵纷纷冷冷说着,挥舞长矛,对准了若雨二人,兵刃一时间寒芒耀眼。

“你们?!”

见状若雨二人纷纷惊怒起来。

啪!

就在此时,一个小小的钱袋,飞出了马车,落在了两名士兵的眼前。见到的瞬间,士兵的脸色稍缓,弯腰捡起了钱袋,掂了掂,分量十足,不由得露出了嘴角微微一勾。

“算你们识相,过去吧。”

士兵让开到来,马车缓缓驶进城去。

“你醒了?”

马车内,若雨惊喜地望着周秦,说道。

“是你们救了我?这里是哪里?”

周身还传来一阵阵剧痛,周秦坐了起来,发觉周身缠满了绷带,右臂的伤也恢复了大半,向若雨开口问道。

“是啊。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以后记得报答啊。这里是帝国的皇城,磐石城。你已经昏迷七天了,还是要好好休息才行。”

若雨甜甜一笑,眨了眨眼说道。

“七天了?磐石城?”

周秦揉了揉有些昏沉的脑袋,略微查看了一下,发现身上的外伤倒不是严重,只是服用兽魂草,强行晋级灵纹境,出现了较为严重的内伤,才导致了自己的昏迷。不过,如今伤势似乎已经没有大碍了。一个是鸿蒙决的原因,另一个是他已然返祖,有着强大的恢复能力。

“小兄弟,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会受这么重的伤啊?”

陈长庚开口问道。

“我叫……周秦。多谢二位救命之恩,不如我们就此别过吧。”

掀起车帘,周秦纵身跳下马车,向着陈长庚二人一抱拳,说道。

“你……算了。随你吧。”

若雨侧过头去,哼了一声,说道。

“也……也好。小兄弟既然要走,我们也不便挽留。这位是我们家小姐秋若雨。”

陈长庚一拉缰绳,停下马车,微一抱拳,指了指身后,向周秦说道。

“秋若雨?”

周秦眉头微微一皱,喃喃。

“秋天的秋,如果的若,下雨的雨。你记住了。”

若雨不满地说道。

“嗯。我记住了。”

周秦微微尴尬,点头说道。

若雨看起来挺秀气的小姑娘,似乎脾气不小。

“保重。”

陈长庚也苦笑着摇了摇头,向周秦一抱拳,便驱车继续前行。

望着缓缓远去的马车,周秦微微一笑,转身消失在人流之中。

“什么人啊?受了那么重的伤,才刚苏醒,就要告辞。真是……”

若雨抱怨着,猛然看见马车的之内,有一个大大的钱袋,足足有数千金币,不由得一愣,露出了一丝微笑来。

“算这小子还有点良心。”

当下,若雨将金币倒了出来,金光灿灿,笑靥如花,一枚一枚地数了起来。

与若雨二人分别之后,周秦投了一家名为‘落凰’的客栈,寻了一个雅室,便闭关起来。

时间缓缓流逝,转眼半个月的时间过去,周秦缓缓睁开双眼,露出一抹喜色。此刻,他的伤势已经完全复原,修为彻底稳固在灵纹境初阶。玄力微微运转,身周无数的符文点亮,一股强大的气息便散发开来。

这道天劫雷霆灵纹,乃是当初返祖、面对天劫之时,炼魂碑炼化而出,这道灵纹寄托的武技为雷霆道天,威力强大,蕴含一些天劫的毁灭之力,使得周秦以灵纹初阶的实力,重创了半步玄罗境的风厉英。

而后周秦眼露一抹沉吟之色。如今晋级灵纹境,他已然尝试,服用兽魂草,已然无法提升他的修为。而在磐石城,有着帝国的磐武学院,是强者的殿堂,声名赫赫。对他而言,或许加入磐武学院。会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一念及此,周秦便推门而出,下楼结账,向门外走去。

砰!

但就在此时,一个瘦弱的身影,突然撞入了他的怀中,蹬蹬蹬连续倒退几步,坐倒在地,脸上露出痛苦之色。

周秦眉头一皱,低头看去,却是一个瘦小的少年,不过十三四岁,黑不溜秋的,头发短而稀疏,满脸的雀斑,身上套了一件宽大的蓝色袍子,脏兮兮的,赤着脚,是一个可怜的乞丐。

实际上,以周秦的实力,绝不可能躲避不来。只是乞丐撞来太过突然,似乎有故意的感觉。

望着地上的乞丐,周秦一时沉吟不语。

“少爷,对不起。”

地上的乞丐翻身爬起,揉了揉屁股,向周秦一躬身说罢,转身跑去。

“站住!把你怀里的东西留下。”

忽然,周秦身形一晃,蓦然挡住了乞丐的去路,嘴角微微一勾,露出了一抹冷笑。

“那个……少爷,恕罪。我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嗷嗷待哺的孩子。”

闻言,乞丐脸色一变,难看起来,慢慢地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崭新的钱带,用脏兮兮的手递到了周秦面前,惊慌说道。

“告诉我,磐武学院怎么走?”

周秦接过钱袋,不理会对方胡言乱语,屈指一弹,一枚金光灿灿的金币,便旋转着划过一个优美的抛物线,落入到乞丐的怀里。

“磐武学院吗?少爷,你算是问对人了。那地我太熟了。我这就带你去。”

见状,乞丐取出金币,用力地咬了一口,脸上顿时露出惊喜之色,忙小跑着向前走去。

“少爷,你是要加入磐武学院吗?”

路上,小乞丐开口问道。

“嗯。”

周秦微微点了点头。

“那你可算是找对人了。一般的,武者要加入磐武学院,都需要去闯试炼山,敲响道魂钟方可。可真正能做到的,太少太少。可我认识磐武学院院长的孙子。只要你愿意交一些……嘿嘿……钱。我保你顺利加入磐武学院。”

小乞丐拍了拍胸脯,得意说道。

“试炼山?道魂钟?”

周秦眉头微微一皱,沉吟不语。小乞丐所说,多半虚假。而且就算真实,周秦也不屑于用下三滥的手段,加入磐武学院。

而且对于道魂钟,他却不陌生。从小他就听说,帝国的武道殿堂,磐武学院。若要加入其中,就需要闯过试炼山,敲响道魂钟。一段时间里,许多烈焰城内的孩童,都有着敲响道魂钟的梦想。周秦也不例外。

“试炼山上,有九座星殿,非具有灵纹境顶阶的实力,不可闯过。而且闯关之人,年龄不可超过十八岁。如此以来,能登上试炼山的人,少之又少。道魂钟内,更有三生幻境,能敲响此钟者,更是凤毛麟角。你若是不信,可前往一试。若是失败,可以再来找我。”

小乞丐又继续说道。

“在我这里,没有失败两个字。”

忽然,周秦怒哼一声,一脚踹出,小乞丐身形一阵踉跄,差点摔倒在地。

“那是。那是。”

小乞丐微微一愣,尴尬笑了笑,忙随声附和。暗地里,却将冷笑连连。这样的人,他见的多了。哪一个不是信誓旦旦的,肯定能闯过试炼山,结果都灰头土脸的铩羽而归。这人,肯定也不例外。他也暗暗地诅咒,周秦一定失败。

二人在繁华的磐石城内穿行,经过了金碧辉煌的宫殿,在宫殿之前,有一片巨大的广场,其内有武者比试,还有一些在观看热闹。

“这里帝国的皇宫,里面住着帝国的皇族。皇宫之外,乃是圣武台。那里只有帝国最强大的武者,才可以登上。乃是所武者梦寐以求的舞台。”

小乞丐指了指前方,双手捂住胸口,四十五度仰望天穹,眼内露出一抹憧憬向往之色,缓缓说道。

“圣武台,不过是一个练武场而已,有什么大惊小怪的。而且比武给别人看,犹如耍猴戏一般,多可笑啊!”

周秦撇了撇嘴,不屑地说道。

“你……你……你……住口!”

小乞丐大受打击,一指周秦,怒吼说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