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传承圣纹(1 / 1)

最强六道 一品道门 5582 字 4个月前

人影一闪,周秦来到了一星殿之内,空荡荡的大殿,弥漫着肃杀的气息,一道道神秘的气息从天而降,只见十几道人影,顿时缓缓出现在他的眼前。

那些人,穿着古老的铠甲,身上弥漫着岁月的沧桑之感,一个个神色肃然,杀气腾腾,身上灵纹闪烁,都是灵纹境修为。为首的赫然是一个魁梧青年,戴了一个盔甲,眼内煞气浓郁。

“杀啊!”

出现的瞬间,这十几个灵纹境武者,好似一星殿内的守关者,纷纷杀声震天,一冲而出,挥舞兵刃,向着周秦围杀而来。灵纹之光闪烁,一星殿内,耀眼夺目。

“雷霆道……”

面对铺天盖地的攻击,周秦微微冷笑,灵纹微微闪烁,光芒大放,细密的雷电在他的周身游走,一股毁灭的气息顿时弥漫开来,感受到的刹那,那十几人尽皆一惊,身形微微一顿,可在一顿之后,再次疯狂扑出。

“天!”

随着最后一个字出口,从周秦的身上蓦然腾起了手指般粗细的淡红色雷霆,蕴含恐怖的毁灭之力,在电石火花之间,迎上了扑来的十几人。

“啊!啊!”

顿时惨叫声接连响起,十几人尽皆喷出鲜血,倒卷而回,一个个灰头土脸,眼露骇然之色,叮当一阵乱响,兵器散落一地。

刹那之间,一星殿内,变得安静下来,耀眼的白光释放开来,落在试炼山外众人的眼中,化作了浓浓的震惊。

“十息?!只用了十息的时间?!”

杜北绝眼露强烈不甘,拳头再次握得咔咔作响。出来一个干瘦小子,只有三息,远胜于他,也就罢了。如今又出来一个无名小子,竟然也胜过他一分。一瞬间,他有些后悔,出门没有看黄历,才会流年不利。随便一个小子,都抢去了他的风头。这在以往,是从来没有过的。

“哈哈!”

见状,小虫子露出既惊又喜的神色。万万想不到周秦如此厉害,十息通过了一星殿,虽然不如战野,却远远胜过了杜北绝。如此看来,极有可能闯过试炼山和道魂钟,加入磐武学院。

“十息?!”

在磐武学院之内,最高的阁楼之内,黑暗的房间之内,却战野沙哑的声音再次响起,蕴含了淡淡的震惊。

这一瞬间,试炼山外,众人尽皆动容。万万想不到试炼山,许久无人来闯,却在今天,道魂钟一次次嗡鸣。

一星殿内,周秦目光扫过地上的众人,尽皆低头,便微微点头,向前迈步走去。一星殿,比想象之中,还要容易一些。

“等一下。”

忽然,那名头戴盔甲的魁梧青年,犹豫了一下,叫道。

“唔?!”

周秦脚步微微一顿,回头看去,眼露疑惑之色。

“将你的东西,取出来吧。有缘人,我等愿以令牌奉上。”

魁梧青年挣扎着站了起来,一手捂住左臂的伤口,眼露真诚之色,缓缓说道。

“东西?”

闻言,周秦疑惑之色更浓。

“上古血族的圣物,祭坛。得之可以号令血族。在无数的岁月之后,想不到我等终于等来了它。”

魁梧青年眼露虔诚之色,缓缓说道。

“祭坛?!”

周秦微微沉吟,屈指一甩,光芒一闪,从疾风佣兵团那里抢来的残破祭坛,顿时出现在众人的面前,上面布满玄奥的灵纹,散发着神秘的气息。

“圣主,永在!”

见到祭坛的刹那,那十几个人纷纷眼露狂热之色,纷纷跪倒在地,向着祭坛虔诚叩拜。

一旁,周秦眼露沉吟之色。对于所谓的上古血族,他也有所耳闻,据说乃是最古老的种族之一,在梦焰大陆之上,天地初开之时,诞生最早的几个种族之一。却想不到,一星殿内的守卫,却是上古血族。而那残破的祭坛,正是他们的圣物。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周秦缓缓开口。

“唉!这试炼山,道魂钟,原本是我等上古血族的传承之物,传承的是我血族的圣纹,不灭凰血。隐藏在道魂钟主那里。而只有得到了九星殿内隐藏的九块令牌,才可以得到圣纹。在无数年过去,血族早已经衰。如今,既然你带着我族圣物,便是有缘人。我血影愿意将令牌奉上。”

魁梧青年眼露悲哀之色,缓缓说着,从怀里摸出了一枚巴掌大小的青色玉牌,上面刻有‘一’字,弥漫着淡淡的神秘气息。

“拿去吧!”

血影一甩,青色玉牌便在呼啸之间,来到周秦的面前,被他一把抓在手中。

“圣纹不灭凰血,乃是天级灵纹。可与你修炼的天劫雷霆齐名。至于能否得到,就看你的造化了。”

缓缓说罢,血影连同着其它血族之人,缓缓消失,一星殿内,顿时只剩下周秦,手握令牌,眼露沉吟之色。

而后,周秦起了祭坛和令牌,身形一晃,顿时冲出了一星殿,直冲二星殿之内。

伴随着神秘气息的降临,十几道身影再次出现在他的眼前,赫然都是灵纹境修为,为首的是一个黑衣妖异女子,手持一根血纹蟒鞭,身上的修为是灵纹境中阶,比血影略胜一线。

“杀!”

出现的刹那,妖异女子美目含煞,皮鞭猛然炸响,是连同她在内,十几个人纷纷眼露煞气,呼啸冲去,杀向周秦。

但就在此时,光芒一闪,一物轰然出现在众人的面前,正是那残破的祭坛,血族的圣物,一道道玄奥灵纹围绕,神秘的气息弥漫开来,见到的瞬间,那十几个血族之人,纷纷强烈震惊,眼内的煞气瞬间消失一空,化作了狂热与虔诚之色,匍匐在地。

“我要令牌。”

周秦淡淡的话语传出。

那妖异女子咬了咬红唇,从怀中摸出了一块玉牌,刻有‘二’字。

“怀有我族圣物,便是我族圣使。若有一日,胆敢背叛我族,必定不得好死,沉沦苦海地狱。”

那妖异女子交出了玉牌,缓缓说着,随同其它血族之人,纷纷消失不见。

“第二块。”

周秦抓过二块令牌,眼露一抹喜色,收取了祭坛,继续去闯三星殿。

九星殿内的守卫尽是血族之人,有残破的祭坛在手,乃是血族的圣物,周秦不费吹灰之力,便一路势如破竹,穿过了九星殿,来到了试炼山巅,道魂钟旁。

“除了第一关,用了十息。剩下的八关,都只用了四息的时间?!这……这……”

此刻,望着山巅之上,那道淡蓝色的身影,众人尽皆震撼,眼孔剧烈收缩,不敢置信。

却战野轻咦了一声,身形一晃,蓦然走出,来到了试炼山外,眉头紧皱,盯着周秦,一眼不眨。他赫然是一个干瘦的老者,有着脏辫,麻子脸,身上的修为内敛,没有丝毫玄力波动,出现之时,犹如鬼魅,谁也没有察觉他的到来。

小虫子微微惊讶之后,狂喜起来。万万没想到,周秦如此强悍,远胜杜北绝,看来进入磐武学院,是必然的了。

到来之时,周秦翻手取出了九块令牌,向着道魂钟一掷而去,临近的刹那,道魂钟四周泛起了道道涟漪,顿时九块令牌隐没其中消失不见。

见状,众人纷纷露出狐疑之色,却想不明白,周秦为何如此。

但下一刻,道魂钟之内渐渐传出了一声怒吼,初时低沉,眨眼间化作高亢,惊天动地,传遍四方。道魂钟随随之剧烈嗡鸣,连续九响,动彻天地。

听到的刹那,众人尽皆震撼。却想不到周秦不是以个人之力,去敲响道魂钟,而是以九块神秘的令牌,换来了道魂钟九响。

“不可能!”

几乎同时,杜北绝和却战野纷纷开口,前者不甘,后者震惊。道魂钟,试炼武者,唯有以力敲响。杜北绝喷出鲜血,却战野惹怒了道魂钟恐怖一击。到了周秦这里,一切都不一样的,敲响道魂钟似乎极为的轻松写意。

小虫子喜笑颜开,望着周秦露出一丝崇拜之意。在他眼里,周秦此刻已然变成了一根大腿,以后一定要牢牢抱住。

吼!

道魂钟剧烈嗡鸣之中,虚空一阵涟漪荡漾,从其内蓦然探出了一个狰狞头颅,身形有一些虚幻,却有惊天动地的气息弥漫开来,感受到的刹那,众人尽皆骇然,眼露凝重之色。

“有缘人,带来了九块令牌,可得吾族圣纹,不灭凰血。吾乃血族道魂钟主,蛮血。”

只见那狰狞头颅,缓缓开口,口吐人言,低沉的声音回荡天地,也回荡在试炼山外,每一个人的耳中。

听到的刹那,许多人眼露强烈震惊之色,心脏砰砰狂跳。显然对于圣纹,不灭凰血,有一些了解。不灭凰血,乃是上古血族之物,威力绝强,震古烁今。只是无数年过去,血族没落,不灭凰血不显于世,渐渐地为人忘记。万万想不到,这道灵纹,隐藏于道魂钟内。

轰!

随着道魂钟鸣,涟漪一阵荡漾,顿时有一道血色的灵纹,一飞而出,散发刺目耀眼的血光,照耀四方,见到的瞬间,众人眼中纷纷露出了羡慕嫉妒恨的神色。更有一些人,怒吼一声,一冲而出,向着圣纹不灭凰血,一抓而去。竟是要出手抢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