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瑶独家番外篇,(一)(1 / 1)

季瑶选好牌之后,就轮到了钱宇。

他漫不经心地选了一张牌,然后随意瞄了一眼,合上。

作为梭哈高手,季瑶知道钱宇绝对没有他表现出来地那般随意。但是她无法从他面上看出一二来。

察觉到季瑶暗地里的打量,钱宇甚至好心情地冲着她眨了眨眼。

钱宇的桃花眼迷人,他英俊的皮相也足够勾人。

但季瑶只装作视而不见。

既然从钱宇面上什么都看不出来,季瑶干脆不去看他。

第一轮选牌之后,马上就是第二轮。

除了第一轮的底牌只能自己看,之后的四张牌都是展示于人前的。

季瑶的目光在剩下的所有牌上都慢悠悠地转了一圈,之后,她才郑重地挑选了第二张牌。

看似平静,稳如泰山,但实则手心里早已湿润的出汗了,粘乎乎触感令她心里倍感压力山大。

季瑶第二轮选到了一张黑桃j。

和季瑶的郑重其事不同,钱宇看上去轻松地过分,他挑到的牌是红桃Q。

这游戏进度飞快。

紧接着就是第三轮。

所有牌在季瑶眼里其实并没有任何区别。

它们都是一样花色的背面,就算看多久,她也看不出什么任何名堂来。

所以到最后她干脆闭上了眼,根据直觉随便选了一张。

第三轮,她的牌是黑桃10,而钱宇的牌,是红桃J。

看到季瑶这副紧张的模样,钱宇舔舔唇,冲服务员打了一个响指。

服务员过来询问有什么需要之后,钱宇笑着用下巴点了点季瑶的方向,“给这位小妹妹来一杯鲜榨果汁。”

季瑶瞪了他一眼,直接回绝了,“谢谢,不过我并不需要。”

季瑶以为自己瞪人看上去威慑力十足,但事实上,她的动作落在他人眼里,毫无威慑力,反倒带着几分天真的娇憨。

钱宇直接好心情地笑出了声,“小妹妹,takeiteasy。你这样,我都不忍心赢你了。”

嘴里说着什么不忍心,面上不还是对胜利一副势在必得的模样么?

季瑶视线下垂,摆出一副明晃晃拒绝和这种人交流的姿态。

钱宇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眸底的兴味越发浓了两分。

这一段小小的插曲过后就是第四轮了。

季瑶闭着眼,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她这一次来只是为了赢回季氏之前被抵押出去的百分之十五的股份,如果能够赢回来的话,那么,公司这一次的危机,就能够彻底地挺过去了…

她犹疑了一下,方才嗯了一声,然后抽了第四张牌。

第四张,她抽到的是黑桃Q,而钱宇的是红桃10。

从最近三轮整体来看,两人抽到的牌都是Q,J,10。

只不过季瑶抽到的是黑桃,而钱宇抽到的卡是红桃。

在梭哈花式比较中,黑桃&gt红桃。

也就是说,季瑶目前的赢面要比莫泽要大。

从外面的三张牌看来,两人看上去都有种同花顺的势头。不过不到最后一刻,谁都不知道,谁的牌面更大。

这一刻,最后一张牌和第一轮的底牌就显得尤为重要。

直到第四轮过去,钱宇脸上的玩世不恭才微微有些收敛。

即便此刻他还是笑着的,不过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笑容已经没有一开始那般轻松了。

牌面对他不利。

他很清楚地意识到了这一点。

但是他怎么可能会输给她?

他这个老手,输给一个看上去就是刚接触梭哈不久的小菜鸡?

这可能么?

梭哈这一款纸牌游戏,他从小就开始接触了。

他小时候买不起手机,不能上网,也没有去网吧,ktv,棋牌室娱乐的闲钱,他就和小伙伴买了一副牌,玩梭哈。

梭哈在民间很是流行。那时候他们也不玩钱,就纯粹当做纸牌游戏来娱乐的。

他从小就胜负心重,就算是几个朋友间玩小游戏,他也想要赢。

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他开始学着如何在牌面上动手脚。

钱宇眯了眯眼,看着桌上摊开的六张牌。

最后一张牌,至关重要。

季瑶压根不知道钱宇已经完全不如他表现出来的那般轻松了。

被自己在心里安抚了一下之后,她倒是稍稍放松了几分。

反正是最后一张了,就听天由命吧。

这么想着,她还是学着之前那次一样,闭着眼睛随便选。

她一直都相信世间有奇迹的存在。

只要抱有信念,也许,奇迹就会在这一刻降临呢?

这么想着,季瑶随意选了一张,然后将选到的牌往桌子上重重一放。

她自己还没来得及睁开眼睛看,周围倒是先响起了一片吸气声。

诶?她抽到什么了?

季瑶马上好奇地睁开了眼睛,然后她意外地发现自己最后一轮,抽中的正是她需要的黑桃K!

黑桃K,Q,J,10,就差最后一张底牌了!

而钱宇看到季瑶的牌之后,脸色已经不怎么好看了。

最后一张牌,他怎么都有些下不去手了。

这时候,赵磊像是预料到了什么,脸上带着笑地催促说,“钱总怎么不抽了?是不敢了么?”

钱宇哼了一声,随手一抽,抽到了一张红桃9。

至此,五轮已经全部结束。

接下去就是露出底牌的那一刻了。

钱宇还没动作的时候,季瑶就已经很干脆地揭开了她的底牌!

她之前从未露面的底牌,正是黑桃A!

五张牌,已经全部暴露在人前了。

季瑶的牌是黑桃A,K,Q,J,10,也就是梭哈游戏中,牌面最大的同花大顺!

季瑶到这一刻,其实也有些身处云里雾里一般,感到不可置信。

她万万没想到,这一次幸运女神居然真的眷顾了她。

同花大顺,如此小的概率,居然被她闭着眼睛,随便抽抽就给抽到了!

不管钱宇的底牌是什么,就算钱宇是同花顺,也是比不过她的同花大顺的!

因为同花大顺就是梭哈中最大的王者,无牌可比!

钱宇迟迟都没有揭开自己的底牌,赵磊趁着没人注意,以雷霆之速揭开了钱宇的底牌。

红桃8!

红桃Q,J,10,9,8,钱宇的牌正是同花顺。

无疑,同花顺已经是极大的牌面了。

只是可惜,钱宇的同花顺,在今天,遇到了季瑶的同花大顺!

最终只能惨败!

季瑶喜不自胜,她居然真的赢了!她凭借自己极佳的运气,赢了大佬钱宇!

这么想着,她眉眼微弯,脸上满是属于少女的骄傲和自得。

“还跟吗?”

“跟。”

“季小姐呢?”

季瑶闭了闭眼,像是下定了很大的决心,猛然睁开眼,铿锵有力的一字一句道,“跟,按照我之前赢回来的季氏百分之五股份加上钱氏百分之三股份为赌注。”

赵磊略有些惊讶,哑然失笑,他是否该夸季瑶一句…艺高人胆大?!

“那钱先生呢?”

“跟,”

钱宇似笑非笑的睨向桌对面的季瑶,一身黑色制服也被她穿出来独特的魅力,“以钱氏百分之十的股份,季氏百分之五股份,还有季小姐的香吻一个为赌注。”

季瑶脸色一变,僵硬的表情,令气氛都变得很是微妙…

赵磊扭头看向另一头五官精致好看的女孩子,再次确认,“季小姐,这样你还要跟吗?”

季瑶嘴角的笑容敛了敛,直直的看向对面钱宇,表情凝重的道,“跟。”

“你以为我是因为什么才会和你赌这一盘的?”

“不知道。”季瑶勾了勾唇,凉凉道,“也不感兴趣。”

“如果这一盘季小姐还是能够照样赢的话,我可以把我手上的季氏股份全部转给你,包括我手上的钱氏百分之五股份。”

“条件。”

“嫁给我,成为钱氏的主母。”

“……”

司念北想也不想的冲了上去,一把就抓上季瑶的手腕,眸子冰冷的看向稳坐在上座的钱宇,“不可以。”

季瑶死死地攥紧着双手,压抑着心中的愤恨与无奈。

司念北知道季瑶自尊心很强,即使是在这么艰难的情况下,也绝对不会接受自己的帮助。

可…

要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心爱的女孩子被别人逼到退无可退的境地…

对不起,恕他无法接受!

“钱宇,换个赌约!”

“你以什么立场来过问季小姐的私事?”钱宇岿然不动的勾了勾唇,“我冒昧的问一句你是季小姐的男朋友吗?”

“…不是。”司念北依旧还是挡在季瑶的面前,却格外诚实的回答。

不等他们说话,他又道,“只要你愿意换个赌约,我愿意拿出司氏产业下的越秀5%股份作为附加赌注。”

季瑶被他的话惊讶住了,下意识的抬头望着他,眼中全是不赞同。

他…疯了么?!

钱宇挑眉,似乎对于他的话很是意外,眸子中的情绪隐晦难懂,好看的桃花眼直勾勾的望向对面的季瑶。

“这可真是一出好戏,英雄救美果然是古往今来,亘古不变的真理!”

“越秀的百分之五股份,”钱宇低笑,好听的声音如一个钩子钩着人心,令人分外的心痒难耐。

他意味不明的看了一眼司念北,啧啧称奇道,“司少,当真是舍得呀!”

要知道,越秀与季氏的股份完全不同,如今司氏企业下最炙手可热的产业,越秀可谓是当仁不让。

那股票早就已经炒翻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