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一幕 你且走 我且守(1 / 1)

身上颜色已经不是红了,还是有一些阴暗的阴影了,就好像这个人被阴影吞噬了一样。

渐渐的失去了知觉。

等太医们过来送药,准备让小沫泡药浴的时候,打开门的一刹那,景以琛就崩溃了。

小沫整个人面如死灰一样,赶紧抱起小沫放倒水桶中,药浴汗蒸了一个半时辰,相当于三个小时。

脸色皮肤才有点好转。

景以琛慢无表情等着小沫苏醒,现在他已经没有心情再去管太医们了,时间到了,景以琛听到小太监的提醒,赶紧伸手去探小沫的状况。

微弱的呼吸让景以琛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

看着恢复的小沫,景以琛心疼的很,“你们尽快研制出让他恢复的药物,让御膳房每隔一个时辰送来大补膳食。”

把小沫包裹好躺在喜床上,景以琛抱着小沫,安抚他。

现在已经是午夜了,小沫才悠悠转醒,睁着恍惚的眼看到面前近的有点模糊的面孔,感觉到一阵陌生。

想起了失去意识之前那个人,“以琛,我渴了。”

从来没有被小沫直呼名字的景以琛惊醒了,“小沫你醒了···”

亢奋的下意识的搂紧了小沫,“渴了?我这就给你倒水去···乖等我。”

喝了一些水,小沫干涸的嘴唇终于带有了一些血色,“以琛,我饿了。”

景以琛赶紧招呼小太监让御膳房送来吃食。

小沫穿着单衣有点冷,现在这个身体太柔弱,被景以琛披上带毛的斗篷,才坐到桌边吃饭,“我想吃肉,不喜欢吃鱼,不喜欢吃醋,不喜欢喝酒。”

景以琛默默记下,让小太监把小沫不爱吃的,不爱喝的都撤掉,然后准备小沫爱吃的水果。

吃的肚子鼓鼓的,小沫摸摸小肚,“吃饱呐。”

吃完,拖着圆滚滚的身体回喜床上躺着。景以琛本来想抱抱小沫的,却被小沫不经意的躲开了,好像是不太喜欢他的触碰。

因为太医嘱咐短时间不能行房,景以琛就天天看着不能吃,因为小沫有意识无意识的躲避,他能碰到小沫的次数都有限。

这天正在御花园里赏花赏景,喂鱼,景以琛怕小沫站在栏杆处危险,下意识的用手去搂小沫的腰。

小太监刚好送来鱼食,小沫出溜一些从他胳膊下钻了过去去小太监那拿鱼食。

景以琛看着自己悬在空中的手臂有点心冷。

扔下仍有闲情逸致喂鱼的小沫跑到太医院询问的皇帝景以琛足以证明他有多么欲求不满,“这都多少天了,还不能行房事吗?”

正巧有一个人要开门出去,结果景以琛在外面一踹门,一下把人拍在了地上。

刚要发火就看到比他火还大的皇上,赶紧跪趴在地,“奴才给皇上请安。”

太医赶紧过来行礼,“皇上,之前涂抹的药换了,只要不让皇后娘娘接触冷风,不接触冷水就没什么问题了。”

景以琛伸出手,太医有点懵,“皇上这是?”

“药啊,你是傻了,还是智障?”接过太医从桌上的腰,景以琛赶紧走人,“朕是太宽容他了,才会忍了这么多天,看我怎么收拾你。”

小沫喂完鱼,跑到皇宫外城放风筝,带着一帮小太监放风筝,天空上至少飞了40个风筝。

待所有风筝都飞上天空了,小沫把风筝线全都剪断了。

虽然这个时候送信还是驿站跑马什么的,宫里还是养着一些鸽子和一些珍奇的鸟类。

小沫把所有的鸟都放了出去,包括一些金丝雀什么的,都放走了。

小太监急急忙忙的找到景以琛一报告,景以琛突然想起来小沫当初形容他自己就好像一只被束缚着的风筝,被囚禁的鸟儿···

没过多理会,景以琛赶紧去找小沫,婚礼庆典都举办了,两个人都睡过了,交过心了,居然这个时候小沫要离开···

夕阳下,小沫站在栏杆前望着飞远的鸟儿不禁有些感慨。

主人说的对,对我好的人需要珍惜,也许我就一直这样了,没有机会再飞出这个皇宫了。

景以琛刚上来就看到小沫羡慕的眼光,心里一凉,紧紧握着手中的药瓶。

这时候所有人都退下了,小沫看到景以琛上来,心里有点小激动,看着他走开,张开双臂···

有点发抖的景以琛忍了忍,心说这是求我放了你的意思吗?

小沫上前一步抱住他,在他耳边轻声细语,“如果我说我不准备逃了,你愿意好好爱我吗?”

景以琛眼泪都含在眼圈里了,听到这句轻柔的问话,心里转忧为喜,紧紧的回抱住,“我愿意用我的生命爱你~”

难道你们以为这就结束了吗?

怎么会结束呢~( ̄︶ ̄)我可是亲妈

~~~~~~~~~~~华丽丽的分界线~~~~~~~~~~~

景以琛分开小沫,舔舔嘴唇,覆上小沫的唇,舌头缠上小沫的软糯的舌,吸吮掉他的涎液。

小沫搂上他的脖子,尽情的享受着,待快要喘息不过来了,小沫才难以抑制的反抗了一声,“嗯~”

等松开之后,小沫往他身上贴了贴,“我们回寝殿吧~”

说完有点害羞的窝进他的颈窝。

景以琛把他横抱而起,亲了亲他的额头,“我都以为你不要我了,想要离开皇宫呢···”

小沫仰起头凑近他的唇啵一下,“不要你我要谁,你把我家房子给封了,把我家仆人都赶走了,打手也赶走了,我还能去哪。”

“呦,你的意思是,我不把你房子封了,家人赶走,你就有地方去了呗。”

小沫假装歪头想想,“嗯,是啊,你不忙的时候我们还可以去外面住,去那里玩玩儿,当度假了,当当普通人。”

景以琛一笑,倒是小沫这番想法纯粹的很。

一路上都是宫女太监,大臣王孙啥的,本以为小沫折腾的这么狠,景以琛会发飙呢,没想到俩人就这么回来了。

把小沫抱回寝殿,景以琛又让人在这房间里安排了3张床。

“皇上午膳已准备好了,现在要送上来吗?”

“嗯,去吧,多准备一些水果。”景以琛看到旁边果盘有几个橙子,先把荔枝拿过来,给小沫剥橙子,“先吃荔枝,等一会儿给你吃橙子。”

拿过荔枝开吃,小沫看着景以琛这个皇帝剥起橙子还是挺利索的,不知道平时是不是自己吃橙子。

结果小沫多想了,皮是剥的挺干净,里面的白皮弄得乱七八糟的,小沫看了一会儿,没忍住笑了出来。

“噗···哈哈哈哈哈,这个橙子被你折磨的未免有点太惨了,求这个橙子的心理阴影面积,噗哈哈哈哈。”

“啧,我毕竟是皇上,除了吃饭自己吃不用别人喂之外,都是奴才们干,什么时候用我亲自动过手。”说着,掐了小沫鼻尖一下,“也就是你能让我心甘情愿的伺候。”

这句话说的小沫心里暖暖的,经过这一次的经历,小沫心境变了好多,剥开一粒荔枝叼在嘴边送到景以琛嘴边。

景以琛叼过去,还亲了小沫一下,“听你的,把房子好好建一下,然后留着当度假。”

“真的?那我那些打手呢?我好不容易找的,给了很多钱呢,你知不知道我也是个小资呢,虽然没有你有钱。”

橙子总算剥的能吃了,景以琛掰开喂给小沫吃。

就着他的手吃掉,小沫看看他,撅起嘴,“你的手好好看,好漂亮,你看我的手就没你的好看。”

景以琛伸出手给他,看着他抱着自己手想亲又有点犹豫的小样直好笑,看着他握着自己手送到脸边上蹭了又蹭。

蹭完,小沫咬着嘴唇看了看他,摸上景以琛的脸,“好帅的,比我帅多了。”

说完又盯上景以琛的锁骨,衣服挡上的胸膛,“你怎么长的这么完美?”

被自己媳妇夸自然尾巴都翘到天上去了,景以琛洋洋得意,自己媳妇这么爱自己。

正在幸福的冒泡泡的景以琛突然就听到了一句话。

“你这么完美,你要是生孩子,孩子得多帅啊,哇哇哇哇,小正太哎,小帅哥哎,哇哇哇。”

明知道自己这么爱他,不可能有孩子,还在这里说,景以琛摇摇头很无奈的看着自己的傻媳妇,“我都喜欢上你了,你觉得还有可能有孩子吗?”

“怎么不可能,你就跟人家生个孩子就行,也不需要你喜欢人家,大不了给点钱,封嘴不就行了,再给她安排一个好人家。”

景以琛有点怀疑小沫的目的,“你真的希望我跟别人有个孩子?”

这回小沫不说话了,他并不想的,想到景以琛的手被别人摸,脸被别人看,身体被别人抱,他就打心底里不高兴。

景以琛看到媳妇吃醋的小样儿,赶紧搂到怀里揉了又揉,“乖啦,我不会那样的,你要是喜欢孩子,我们领养一个就好了,比如那些穷苦人家还懂事的。”

窝在他怀里吃醋的小沫心里高兴了,这能证明自己在他心里是有很重地位的。

等午膳上全了,俩人吃饭。

明明小沫是只猫,现在却看到被做成菜的鱼就有点讨厌,“我不喜欢吃鱼。”

景以琛咂舌,赶紧让太监撤下去,“吩咐下去,以后不准把鱼送过来。”

病了这么久,小沫就更瘦了,吃肉也并没有什么效果,可能还是口味不太对,景以琛准备自己学一些菜式给小沫吃。

小沫的身子好点了,景以琛就带他去骑马了。

说是骑马,其实···你们都懂的。

宫里除了大殿之外,能折腾的都折腾遍了。

本着日日那啥不好,景以琛以度假为借口把小沫哄骗了出来,谁想到···

背靠着树干,承受着疼痛,小沫嘴里含糊不清的让景以琛停下,时不时的还骂了两句畜生种马之类的。

景以琛美滋滋的吃了小沫带着人回了小沫府邸。

皇上下令,有人敢耽误嘛,说是简朴一点,也就是修缮了一下,看起来大气的很。

护着小沫回到府邸,有点迫不及待的踹开门,径直走向后院卧室。

景以琛早就吩咐下人放好水,准备地方了,除了厨子和自己身边的小太监留下,其他人全部赶走,给他们放假一周。

关了卧室的门,景以琛把他衣服全部扒光,再一次进入,细细啃噬着小沫光滑的脊背,顺着脊骨慢慢吻上。

心满意足的吃完,还不忘在小沫脖颈上留下吻痕,“mua嘛。”

因为在外面被靠着树顶着小沫后背青了一大片,景以琛吃完有点心疼,给小沫体贴的上药,嘴还欠抽似的,“我错了,媳妇,以后不这样了。”

小沫气的拿起枕头扔了过去,直接砸在他脑袋上,“走开。”

知道这是自己犯错,景以琛坚持不懈的爬回来,继续给小沫上药,“媳妇,我们还有半个多月假期呢,你想去哪?”

被某人的爪子按摩着,小沫很是惬意,“爬山太累了,得等我腰好点的时候再去。”

景以琛说着好,手上着地道好好给小沫按摩,“媳妇,今天我给你做顿饭吃好不好?”

没得到回答,仔细一看睡着了,景以琛把小沫翻过来拉过被子盖好,自己去厨房练手。

等到小沫迷迷糊糊的醒了再看景以琛不见了。

刚迈出房间,就看到厨子送到大厅饭菜,看起来还是不错的,厨子边走边咋舌,“这可是当今的皇上啊,都说君子远庖厨,居然能为了心爱之人下厨。”

小沫愣愣的看着厨子走远,心说景以琛做饭?

怎么可能,他一个皇上怎么可能做饭。

到了厨房,真的看到景以琛穿着华服在做菜,试试味道,小沫瞠目结舌,“以琛,你你你在干嘛?”

厨房的油烟很大,景以琛看到小沫,赶紧吩咐人把饭菜盛出来,解开围裙走过来,“这里油烟大,乖,去大厅等着,我还剩最后一道菜了,听话。”

小沫来到大厅,看着桌上的十道菜心里一酸。

景以琛进来的时候换了身衣服,身上的味道没有那么重了,脑门上全都是汗,有点狼狈的看着小沫,“尝尝味道怎么样,如果不合口味的话,我再学。”

小沫给他擦汗一时没忍住,眼圈里含着眼泪,“你是皇上,怎么可以为了我做这种事情。”

景以琛擦掉小沫的眼泪,在他嘴角亲了亲,“我做菜是为了让你开心的,如果我们是普通人,给心爱的媳妇做顿饭有何不可的。”

被他落下吃饭,小沫喝了一口鸡汤,味道真的是很不错,满脸带着幸福的笑,“好喝。”

“是吗,我也尝尝。”

小沫舀了一勺喂给他,“真的很好吃,你说你都这么优秀了,做饭还这么好吃。我什么都不会,会不会被你嫌弃啊。”

“媳妇,我是为了让你幸福,才变得这么优秀的好吧,没有你,我哪会给逼人做饭吃,真是不乖。”

揉揉小沫的头,宠溺的亲了亲额头,“爱你,宠你,疼你,这是我给你的承诺,如果做不到,你就不应该跟我在一起了,吃饭吧。”

景以琛做的饭真的是非常好吃,小沫吃的撑的不行不行的,小肚子鼓鼓着,依靠在他怀里,“好幸福,好感动,要哭了怎么办。”

“我要是以后经常给你做,你就感动不起来了,所以啊,这个要成为奖励,你乖乖的时候,听话懂事的时候,我就给你做饭吃好不好。”

小沫转个身扒着他的身体,凑上去亲他,“我这样乖不乖,听话不听话,懂事不懂事?”

“乖,听话,懂事,你个小妖精。”景以琛揽着小沫,让他离开点自己,“我身上还有很浓重的油烟味,一会儿洗个澡再抱你,乖。”

小沫缠着他的脖子凑近,“散个步,然后一起洗澡吧。”

景以琛躲着小沫,像拖住他一样。

散了一会儿步,俩人就回去洗澡了。

很纯洁的洗澡,不过小沫大胆的撩拨的景以琛,景以琛知道小沫还是不太舒服的,就抱着他躺倒干净的床上睡了过去。

晚上有每年一度的灯会,单身的男男女女都上姻缘湖去放灯,姻缘湖很奇特。

两条姻缘湖,一条是姻,一条是缘,男女分开放灯,到另一条湖去取灯,喜欢就在一起,不喜欢就好聚好散。

不过每次被姻缘湖选上的一对新人在一起都特别幸福。

今天景以琛拉着小沫的手,紧紧的护着,担心人太多,“媳妇,要不我们晚点出来看灯吧,现在他们都在放灯,都是单身,我们凑什么热闹啊。”

小沫看着人这么多,都有点不想看灯了,“我们买点好吃的,然后回去吧,我好懒,我想回去吃好吃的,然后睡觉。”

景以琛看看他,知道宠溺的揉揉他头,“好吧,我的小妖精,买点好吃的。”

等着景以琛去买吃的时候,一转身的功夫就发现小沫丢了,刚准备去找,就看到一群人中一个巨大的亮点出现了。

在桥上,小沫身后点着很多烛光蜡烛,景以琛走上桥,看到一个心形的蜡烛,小沫就站在中间。

小沫周围泛着烛光,熠熠闪亮着,手中捧着嫣红的玫瑰,“我词穷到只会说-我爱你。”景以琛幸福的接过花,烛光下,两个相爱之人相拥在了一起。

喜欢的话交个朋友吧···2310629670名字输入莫雨儿就可以喽~群抱~mua嘛~chu~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