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 幸福刚刚开始(1 / 1)

单身追缉令 霍公子 3540 字 4天前

第一百七十一章节

生孩子。本來是一件极其恐怖的事儿。至少对于女人。尤其是是第一胎。王晓璇那次死里逃生般的经历。让齐温更是心惊胆战。

病房外。呼呼啦啦的站了一大群。紧张的朝着产房里张望。这些天。齐温每天都在走路。只是希望能够平安的顺产。

“妈您们别着急。”齐杨康这会儿还能宽慰杨艳和林静婉。颤抖的手无处安放。

“还说我们呢。你坐下等一会儿。”齐正拍了拍齐杨康的肩膀。安抚着焦躁的心情。只是。这一大家子人。又有哪一个能够放心坐着。

王晓璇早早也守在门口。戴慧一直想要当齐温孩子的“干爹”呢。被王晓璇先挡住。无情的拒绝了。已经早早预定了干妈的位置。干爹自然而然只能是高明。

就算当不了“干爹”。戴慧还是忙前忙后。担心的心情不亚于齐杨康和王晓璇。却还是一直忙碌着帮忙。

“你要去相亲。”听到王晓璇的电话。高明本來抓起车钥匙就往外走。打算去医院。却听到曹泰一句低沉仿若未闻的一句话。

哼。

这会儿。医院里应该有人帮忙。高明等会儿去也不会完。曹泰沉重的表情。高明实在是放心不下。便转身放下钥匙。又坐了下來。

自从结束了韩戍和贝桑梓的案子。她们得到应有的惩罚。在牢里会度过许多年。虽然心有感慨。却也是他们罪有应得。怪不得别人。

只是。自打他以后。曹泰便搬出了那个小区。就算齐温偶尔也会回家。只是。高明觉得。曹泰是想要彻底远离有齐温的地方。

这段时日。高明沉浸在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幸福生活中。忽略了感情受挫的曹泰。听说。他一直情绪低沉。本來就是个不知疲累的工作狂。这下更是把自己往死里整。曹家长辈们极其担心。却也只能劝慰两句。无能为力。

“你孩子都有了。我去相亲很奇怪吗。你也知道我家里一直很着急。年纪也不少了。也该是安定下來的时候了。”

习惯了冷漠的曹泰。但高明却是满眼的心疼。他不该是这副沒有灵魂。行尸走肉般。心里藏着一个人。却要硬生生的剥离开來。是怎样的疼痛。高明了解。

“曹泰。齐温已经尘埃落定了。她现在很幸福。顾不上你。不要去想。也不要试着去忘了。努力去忘了的过程。也是在重复思念。那是一种更加折磨人的自残。”现在。就算高明把所有的安慰都说出來。也是于事无补。

心里的痛苦。也只有曹泰一个人能够自己愈合。

“我知道。你不用安慰我了。赶紧回家吧。孩子还小。多陪陪晓璇她们娘儿俩。你知道。我有多么羡慕你吗。如果齐温……”一声叹息。曹泰暗暗苦笑。他自始至终还是忘不了。

“诶。不说了。你走吧。”以前曹泰都沒有做到去争去抢。现在。就算再怎么喜欢。再怎么爱她。只是心底残留的那一点道德底线。曹泰不会去破坏人家的婚姻。

“曹泰……”高明知道此时说什么都是多余的。只是重重的拍拍曹泰的肩膀。笑容灿烂。

驱车來到那间和齐温一起吃的冰淇淋餐馆。曹泰熟稔的和老板打招呼。自那次后。只要想起齐温。曹泰便会來这里。点的餐一样。还有齐温的冰淇淋。望着渐渐融化的冰淇淋。曹泰心狠狠的疼着。

老板不多问。每次。曹泰做多久。他都陪着。这些年來。见惯了人來人往。老板也是个有情有义的男人。

“兄弟。有句话我不知道当说不当说。“老板拉了椅子坐下。面色凝重。

“有话请讲。“來这么多次。曹泰也能够感觉到老板的善意。

“你每次來。点了菜又不怎么吃。还有。这冰淇淋。就这么化了。看着悲凉。你和那次來的姑娘。是不是分手了。“

“分手。“曹泰嗤笑着。

如果是分手该有多好啊。至少似乎还有能够挽回的余地。比如当时高明和王晓璇。那么轰轰烈烈的分手。如今不还是老婆孩子热炕头。幸福的一塌糊涂。

而曹泰和齐温。在当初遇到的时候。注定就是一个错误。至少对曹泰是不公平的。已经晚了齐杨康太多。曹泰无力挽回。

“不是分手。她一直有男朋友。而我。只是默默的暗恋她。现在她结婚生了孩子。一家人很幸福。我只能祝福。“

祝福。

曹泰的心里何尝不是苦涩的。

这些年。总算遇到了一个想要白首到老的人。却不属于自己。曹泰也想只能叹息。对于这样的答案。餐馆老板也无能为力。叹了口气。站起身。让曹泰静静。

焦急的等待着。终于孩子的哭声传來。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不一会儿护士抱着孩子出來。给家人报平安。

母子平安。是个男孩儿。

齐杨康接过孩子。痴痴地望着小小的人儿。眉头舒展开來。又望了一眼病房。眼眶的泪水湿润了嘴角的笑容。

幸福才刚刚开始。

至于分手。

一家欢喜一家愁。

被周围这么多人结婚的事儿。受了刺激的痞子。每天就像念经似的。在小珊跟前儿念叨。结婚的日程。彻底成了痞子和小珊的生活日常。

已经好几个月了。小珊终于不堪其扰。和痞子冷战。

自从大学毕业。小珊和痞子一直如胶似漆。虽然小打小闹的。但却一直很恩爱。并沒有闹出分手。现在。眼看着就快要修成正果了。却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

“齐温啊。你去探探小珊的意思。她到底啥意思啊。说到结婚。她怎么就一副天要塌下來的架势。说什么都不结婚。“痞子就差给齐温跪下了。

总是吊儿郎当的痞子。也有这么可怜兮兮的模样。还真是现世报啊。但是。齐温却心软了。齐杨康说。这些年。虽然痞子为人看似轻浮。却对小珊极其专情。

诶。四合院里。也只有这对儿谈了最久恋爱的情侣。还在苦恋着。齐温点点头。痞子激动的感激涕零。仿佛看到了希望。接过齐温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