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七章职·责(1 / 1)

十年之前,震惊玄陆的啸虎关林棠血案,只要是玄陆上稍有一点实力的势力都是有所耳闻。

作为玄陆上赫赫有名的双骄之一,夜帝国的帝国元帅林棠,被夜帝国中的高手格杀于帅府之中!

并且传出林棠乃是银瞳族的余孽的说法,这件事震惊了整个大陆!

玄陆上的各个势力的反应也是各不相同,有人相信、有人却是嗤之以鼻!

据说格杀林棠乃是帝国皇帝所下之命,具体实施却是由夜帝国中的权相蒲嵩命令暗堂所为。

林棠乃是这几百年来不世出的名将!如果不是有他作为中流砥柱,一直抗击着烈阳帝国!那么夜帝国早就被烈阳帝国中的赵弃尘所征灭!

当年双骄之战,令世人瞩目!

林堂在缺兵少将之时,不但扛住赵弃尘十五大军的猛烈攻势,并且后来又以火计大破敌军!

双骄之战,双方各用奇谋,所攻所守,如今都已成为世间的战略典范!

那一战,不知打出了多少精彩的战例,早已被各个势力收录到战策之中,作为教学用的典范教材!

后因有林棠镇守边关,致使烈阳国既使虎视眈眈,却无法越雷池一步!

当时烈阳国皇帝不止一次搓手长叹,若不是夜帝国有林棠在,自己早已统一了玄陆所有的疆界!正因为有林棠,只怕自己这一生,也无法将玄陆统一成个庞大的帝国的那一天了!

当听闻林棠被诛杀之后,一向不喜饮酒的烈阳帝国皇帝,据说当晚痛饮了三大杯美酒!

饮罢美酒之后,就欲召见赵弃尘入宫,连夜商讨今后如何图谋夜帝国的战略!

可是当派出去的太监回禀,赵弃尘托病拒不入宫,让烈阳帝国皇帝不由有一些恼怒!

后来又听说赵弃尘在听闻林棠被诛之后,仰首痛哭!烈阳帝国皇帝顿时黯然失色,沉默良久之后才长叹了一声,看来赵卿已经不准备出山了……

果然第二天早朝,赵弃尘便辞去了所有的军务,挂个闲职归家养老……

对于夜帝国自毁长城这件事,真的是仇快而亲痛!后来夜帝国皇帝昭告天下,揭示林棠身份,乃是银瞳族的余孽!

不过对于说林棠是银瞳余孽的说法,大陆上的人却是很多都不相信的!

林棠在夜帝国中声望深入人心,夜帝国中的人大多数都认为林棠被杀,乃是因为与权相蒲嵩政见不和,而被这个借口谋害!当时上书弹劾蒲嵩者不计其数,甚至就连军中也有很多大将为林棠鸣冤!

但这些人的申述,却全被帝国皇帝亲自压了下去!不过这件事却埋下了一个隐患,那便是军中大将从此与蒲嵩一系的文官开始貌合神离,并且彼此牵制,更是互相有着相峙之意!

也有一些心思冷静明白事理的人,仔细推敲过林棠被诛杀的这件事情。现任皇帝虽说并不是一个治世明君,但是他绝对不是昏聩的昏君!

自夜帝国皇帝继位以来,虽然说没有任何的建树,但是也并没有做出什么令人愤慨的昏聩之事!总之现任的夜帝国皇帝,只不过是一个碌碌无为的平庸之君。

而且林棠对帝国如此重要,就是现任皇帝得了失心疯,他也绝对不会轻易的将林棠诛杀!

这其中必然有着一定的缘故,林棠是银瞳余孽之说,确实有着七八分的可信度!

在玄陆之上的其他门派之中,对于各个帝国的这些勾心斗角的事情并不关心。但是林棠因为举世瞩目,所以这件事情各个门派也是略知一二。

洛依依常在世间行走,自然是听说过这件事情,当知道媚儿居然是林棠之后,除了心中暗自惊讶之外,更是多了一丝别的想法。

既然林棠是银瞳族,那么媚儿的血脉,只怕也是银瞳族的血脉。

当想到银瞳族的血脉,洛依依突然想起一个遥远的传说。记得千年以前,人族捕获银瞳族人,除了因为对方相貌美貌之外,据说银瞳族的那些少女们还有一种特殊的作用……

想到这个传说之后,洛依依心神不由一颤,却是极力将这个想法移出脑海之外。

因为她也不相信自己的师父,会为了某一种目的,而做出那样的事情。

看着媚儿继续向林中走去,准备伐木,建立营地,夜十九却不知该做些什么?

他的目光只是随着远去的媚儿,而远去……

他没有想到今日相认的结果却是这样,即使曾经听洛依依说过,媚儿已经对以前的事情有所遗忘,但是他没有想到,自己说了这么多,而媚儿却是无动于衷……

夜十九除了失望之外,还有着更多的心痛,千辛万苦终于寻到自己的亲人,然而,自己唯一的亲人,却不可不肯和自己相认,这是一种最痛苦的折磨!

如今我该怎么办?是守在媚儿身边还是就此黯然离去?

夜十九从来都是一个心性坚毅的人,无论什么事情?只要他认准了方向,从来都不肯半途而废!

他坚信媚儿总有一天会想起从前的事情,他并不希望媚儿能够和自己一起前去复仇!

因为复仇,那是自己的使命,也是自己如今活在世上的目标之一!

但是他想让媚儿知道,知道那些所发生过的事情,和那些苦与痛以及血与泪!

那些亲人不应该被遗忘,也不应该在她的记忆中,就此没有半点的痕迹!这是对那些逝去的亲人的一种亵渎,也是一种漠视。

即使不必常常去缅怀,至少也要让她知道,那些人曾经存在过她的生命的轨迹之中!

夜十九不肯放弃,他也不能够放弃!

洛依依看着夜十九脸上的神情不停的变化,知道他的内心在不停的反复争斗和煎熬!

但是作为一个外人,她实在不知道现在该怎样去帮夜十九?在她的心中,早已经将夜十九认成了自己的一个小弟弟,尽管亲情对于她来说,那是很遥远的事情了,但是以往的相处,夜十九带给了她这一种亲情的感觉……

如果媚儿师妹真的如夜十九所说,那么该如何才能够唤起媚儿师妹的记忆?

她真的很想帮夜十九,但是真的心有余而力不足……

“十九,媚儿师妹根本想不起从前的事情,她对你所说的这些,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认同感,接下来你该怎么做?”

“我,我会陪在她的身边,至少在她恢复记忆前,我要想尽一切办法,让她恢复记忆,而且我也会绝对做到我所应该尽的责任!”

“可是媚儿师妹对从前,根本就没有丝毫的印象,你若是这样强来的话,只怕会适得其反!”

“我知道,我也明白!我不会强逼她去认同我所说的那些,但是,我绝对不会这样轻易的放弃!”

“可是如果媚儿师妹,始终记不起从前的记忆该怎么办?难道你就这样一直等下去吗?”

夜十九的神情变得更加黯然,“我不会一直等下去,当这次大比结束之后,我就要进入中原!”

“你要回到中原,回到中原之后你要做什么?”

洛依依一听到夜十九要回到中原之后,几乎已经能够猜到他要去做些什么,不由有一些隐隐的担心。

“在前两日,我已经突破了七阶的境界!虽然七阶并不算是什么高手,但是我想对于复仇!应该已经足够!我要让那些沾染我亲人鲜血的人,付出他应该付出的代价!”

“不,你错了,十九,你现在已经鸩入了七阶的境界,虽然算是勉强进入高手之列,但是对于你的那些仇人来说,你还是很弱,而且想要复仇,还远远不够!”

“依依姐,我不能再等下去了,如果再等到我修为足够的时候,那些仇人也许早已经因为时间而死去!我不想让他们安逸的就此老去,我要让他们知道,因果循环的报应!而我就是他们的报应!”

洛依依摇了摇头,长叹了一声,“我知道你的心里很苦,你的经历又很坎坷,而那些血海深仇,也许在时刻不停的让你受到痛苦折磨!可是……罢了,我也不知道该怎样劝你?大比之后如果你要踏入中原,那么一切要好自为之,可为之时可为!不可为之时莫要强来……而且对于复仇,如果能不将媚儿牵扯进来,最好还是不要把她牵扯进来……”

“依依姐,我行事自有分寸,你大可放心!如今媚儿已成了这般模样,对于复仇之事,我从来没有想过将她牵扯其中!假如她能恢复记忆,认下我这个哥哥,我心中自然高兴!如果她不能恢复记忆,那么我也会守护她一生安危!”

“那便好,那么接下来你又将何去何从?”

夜十九望了望在远处忙碌的媚儿,“依依姐,我能不能和你们暂时结成为一个同盟,在这大比之中暂时共进退?”

“这倒是没有问题,只不过等轻离师弟回来之后,该如何向他说?”

夜十九沉吟半晌,“如果和他说,我因为功力低弱,而又想在这次大比之中取得一定的名次,所以说倚仗你们的势力可不可以?”

“轻离师弟为人极为高傲,并且形式傲上而不忍下!若是你肯放低姿态的话,我想他应该不会拒绝!可是这样一来,如果传之出去,对于你的名声却是有一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