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月下之吻(1 / 1)

话音刚落,在场的所有人突然心神一寒,龙皇想要杀死在座的所有王家人,但他的左手刚挥出去时,才发现自己根本使用不了灵力。

“怎么回事?!”龙皇内视自己的身体,突然发现自己强大无比的圣龙皇脉竟然爆裂。

“看来,就连我自己的记忆却也只能知晓仅仅一部分啊。”龙皇轻微叹息,一个灵魂携带着两世的记忆,其负担的确够大,龙皇虽然知道今生欧阳羽的记忆,但他所能知道的也只有很小的一部分。

“唉,没办法了,这次就算你们走运吧。”龙皇瞪着双眼看向在场的每一个人,金色的眼眸冲击着他们的神识,正在封锁住他们的记忆,只要所关欧阳羽的,龙皇则全部抹除掉。

只见所有人神识呆滞着,纷纷昏倒过去,龙皇一步踏空飞起,映着皎洁的明月,他用幸福的眼神望着怀中的沐灵曦。

“夫,夫君......”沐灵曦在心中低喃着,没一会儿,便悄然睁开了双目。幽蓝的眼眸在这月光下显得更为动人,一尘不染的样子如同刚出生的婴儿一般。

“你是谁?!快放开我!”沐灵曦看见自己竟被一个神秘男子抱在怀中,突然大喊大叫起来,粉嫩的小手死死抓住了龙皇的衣领,娇羞嗔怒的样子可爱极了。

“嘘!”

龙皇话也不说,霸道的吻瞬间贴合在沐灵曦的樱红的嘴唇上,只见沐灵曦不断挣扎着,一双小手不停撕扯着龙皇的衣领,花猫般的乱挠更是在龙皇的脖子上留下一道道血痕。

龙皇对于这些小打小闹的疼痛丝毫不为所动,只是吻的更加用力从而回应沐灵曦,冰冷绝望的泪水在沐灵曦精致的俏脸上滑落,眼泪之中好似充满着愧疚。

“不要!夫君,救我......”

沐灵曦的呐喊声显然刺痛了龙皇,霸道无比的吻开始逐渐温柔起来,龙皇顺着嘴角,再吻到脸颊,用舌尖勾勒起沐灵曦苦涩的泪水,并且慢慢睁开了双目。

沐灵曦虽不知眼前的男人为何突然柔情,但这终于也让她紧张的心情开始有所缓解,顺着这份熟悉的温柔,幽蓝的眼睛也逐渐睁开......

一对金眸,一对蓝眸,相隔一万年的时光,他们终于再次相遇。

沐灵曦呆呆的看着眼前的少年,仿佛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一样。虽几经辗转,转世重生后的两人,再也不是原先的容貌,但他们彼此看到对方的眼睛时,则又都能第一眼相认,因为对彼此的那份爱,在时间的浴火浸泡中,眼神中就从未变过。

“灵曦......”

“羽......”

皓月当空;一对佳人,就这样缠绵了许久。

另一边。

“呼哧呼哧。”可算让我赶到了。

玄幽喘着大粗气,纵使他特地用灵力加快了前进的速度,却还是费了一些周折才赶到王府。

“已经天黑了啊。”玄幽淡淡开口,看着自己消散的灵力,没有任何波澜,或许是早就已经习惯。

玄幽融入在黑暗之中,大摇大摆的走进了王家府邸,看门的守卫打着哈欠,完全没有察觉周围的异常。

“这也许是我体质的唯一优点吧。”玄幽潜入王家内院,来到王府大堂,可他还没等进入,就突然发现了事情的不对劲。

“嗯?”玄幽疑惑着,按说王家这种结婚,就算是装装样子也应该热闹非凡吧,怎么会连一点点的动静都没有。

玄幽如此疑惑道,自己的体质已经无声无息了,倘若就连有一丢丢的动静他都能够察觉,可现在,静谧的简直诡异。

玄幽悄悄的推开了王府大堂的一丝缝隙,露出一只眼睛偷偷摸摸的看向里面。

“什么?!”玄幽突然惊叫道。

望着地上昏倒的数百人,玄幽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在这数百人里,既有王府的人,又有玄府的人,其中的强者简直数不胜数,很难想象在这数百人里,竟会所有人同时间昏倒。

“从天境七段的也倒下了啊。”玄幽看着地上的一个老者,心中开始感慨起来。

从天境七段,这是涅天城里已知实力的最高强者了,当然,玄幽和玄雪蝶这样隐世的家族自是不计在内。

目光再度望去,只见二楼崩塌的地面被损坏的极强,像王府这等强大家族,房屋内一般都是安装了灵阵符的,玄幽不敢夸下海口,依他的目光来看,王府所装饰的应该都是四阶灵阵符。

四阶的灵阵符简直可怕,弥灵大陆上,灵阵师已经够少了,四阶的灵阵师更是所未闻。

玄幽咽了口口水,在他的印象里,或许只有当初救他命的老者才有这等神通吧。

“不行,我必须赶紧回到玄府告诉老姐。”

强者所做的一举一动在弱者眼中,都是必须重视起来的,哪怕是鸡毛蒜皮的小事。

片刻,玄幽头也不回的直接离开,在王府已经没有什么是他可以做的了,至于欧阳羽的事情,他也只好稍作耽搁。

第二天,王府大堂上。

“好痛,好痛,怎么感觉自己要死了似的。”其中一人忍着身体的疼痛开口道。

“是啊,怎么这么痛。话说,昨晚发生了什么啊?”

所有人都想要回忆起昨日的事情,但他们每当想起一个少年时,便头痛的难以忍受。

“啊,啊——”

鬼哭狼嚎的声音在王府大堂内此起彼伏,皆是因为回忆那个少年才如此疼痛。

“唔!”

突然,所有人记起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

“王,王家家主和他的嫡子王老根,他们,是不是都,都死了啊?!”其中一人惊恐的疑问道,直到现在,那二人死亡的画面还在他眼前历历在目。

“呼呼。”

就这样,王府大堂,气氛突然开始诡异起来。

——分割线——

“啊!——”

一声尖叫突然划破长空,只见沐灵曦慌慌张张的躲在床角,手指哆哆嗦嗦的指着一旁的欧阳羽。

“怎么了?”欧阳羽睡眼惺忪的坐起,还不禁打了一个哈欠,总感觉自己一副没睡好的样子。

“嗯?”

欧阳羽余光一瞥,正瞧见沐灵曦仿佛是要杀死自己的样子蜷缩在床角。

“奥,灵曦啊。”欧阳羽轻描淡写的说道,下一秒反应过来时突然惊骇的叫了出来。

“什么?!”

“灵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