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9章 医院偷窥(1 / 1)

权力之途 温岭闲人 2611 字 14天前

陈亮也很想知道,肖智仁和姚紫函上床,是早就狼狈为奸,还是酒后乱性,偶尔为之。

乘着夜色,陈亮和李美婷骑着自行车直奔市第一人民医院住院部。李美婷有个闺蜜,是住院部的护士长,正是这位林玉兰护士长,为李美婷提供了准确的情报。

姚紫函住的是特等病房,平常没几个病人,晚上更难得见到人影。

在林玉兰的带领下,陈亮和李美婷悄悄地进入姚紫函所住病房的隔壁。

陈亮不解,有墙壁阻隔,这怎么了解隔壁的情况。

林玉兰无声地一笑,示意陈亮帮忙,将紧靠着墙壁的柜子搬开。

原来那里离地一米半处,有一个三十多厘米见方的小窗口,正好可以用来观察隔壁病房。

小窗口的另一边,被墙纸所挡,林玉兰拿来一把手术刀,小心翼翼地凿开两个孔,刚好够一个人用两只眼睛凑近窥视。

陈亮将脑袋伸进了小窗口,立即听到男女的哼哼声,同时他看到一男一女在病床上的肉搏。

不用说,即使病房里光线不好,但陈亮也能看得清楚,男的是肖智仁,女的是姚紫函。

陈亮看得仔细入神,李美婷和林玉兰一左一右,紧贴着他,侧耳倾听,可他无暇享受她们的包夹。陈亮是明白了,肖智仁和姚紫函早已勾搭成奸,否则不会在医院还干这档子事。

而李美婷和林玉兰还没听清,但二人明显感到陈亮的身体变化,这种变化对女人的第六感觉来说,结论是不言而喻的。

林玉兰还好一点,毕竟肖智仁不是自己的老公,她只是看热闹而已。而李美婷不同,隔壁的男人是自己的老公,她想亲眼证实一切。

李美婷要把陈亮挤开,办法也很直接,一只手往陈亮那里抓去,把陈亮吓了一跳,本能地往另一边退让,李美婷顺利占领了小窗口。

隔壁的大戏已进入最后环节,动作更大更快,声音更尖更响,李美婷怒火中烧,张嘴就要开骂。

说时迟,那时快,早有准备的陈亮,一手搂着李美婷,一手迅速地捂住了她的嘴。

李美婷挣扎着,但陈亮已将她拖开,一边冲着她连连摇头。李美婷拿脚狠踢陈亮,陈亮不为所动,死死地捂着她的嘴。

林玉兰过来,小声劝道:“美婷,陈亮是对的,你要是闹开了,首先受害的是我。”

确认李美婷回过神了,陈亮才道:“嫂子,你确认你听我的,我就把手松开。”

李美婷艰难地点了点头。

陈亮慢慢的松开手,李美婷没出声,只是急促地调整呼吸。

林玉兰回到小窗口边,又看又听,一边冲着陈亮和李美婷招手。

原来,隔壁的战斗已经结束,肖智仁已经走了。

李美婷恨意难消,要往外面冲去,都被陈亮拽住,也不知道她是找姚紫函报仇,还是去找肖智仁算帐。

好不容易,陈亮和林玉兰将李美婷劝住,三人正要撤退,外面却又传来的脚步声。

三人急忙停步,屏住了呼吸。

林玉兰冲着陈亮摆手示意,来人只有一个,是去姚紫函的病房的。

陈亮蹑手蹑脚地来到小窗口边,再次进行偷窥。

很快的,陈亮咧嘴直乐,因为隔壁又在上演肉搏好戏,女主角不变,男主角竟换成了宣传部长邵文光。好一场接力大赛,只是战场转移,刚才在床上,现在在地上。

陈亮不禁暗自感叹,姚紫函果然是个“公共汽车”,当年要不是老妈火眼金睛,自己的头上不知会被绿化多少遍。

可毕竟是自己的初恋,心里五味杂陈,陈亮将小窗口让给李美婷和林玉兰。

还别说,邵文光不如肖智仁,很快败下阵来,扑通一声跌了下来,完事了。

只听得邵文光喘息着道:“真他娘的带劲。”

而姚紫函笑骂道:“不中用的东西,快滚。”

邵文光哼了一声,“便宜那姓肖的了。”

终于,邵文光走了。

陈亮长舒一口气,先将柜子回移,再拉着李美婷和林玉兰撤退。

怕李美婷深更半夜搞事,陈亮和林玉兰把李美婷护送回家。

大哭一场后,李美婷终于冷静了下来,“陈亮,玉兰,我下定决心了,我要离婚,我要跟他离婚。”

林玉兰没开口,作为最好的闺蜜,她肯定支持李美婷。

“我反对。”陈亮道。

“陈亮,你哪头的?”李美婷伸手,在陈亮身上狠打了一下,“你老实告诉我,你与老肖是不是掰了,是不是在利用我对付老肖?你要是不说,我就到外面说,你和我有一腿,你老婆就是因为我才跟你离婚的。”

这招杀伤力太大,陈亮没法抵抗,但他瞥了林玉兰一眼,不知道她的嘴严不严。

林玉兰明白陈亮为什么犹豫,“陈亮你放心,我和美婷亲如姐妹,她的事就是我的事。”

陈亮不再犹豫,就将肖智仁投靠章瑞安和邵文光,并且出卖他的事,添油加醋地说了一遍。结论就是,背叛老婆,出卖朋友,肖智仁不是个东西。

“陈亮,嫂子有两个问题请教。”

“嫂子你说。”

“第一个问题,那次灾后算帐,老肖为了自己而去投靠章瑞安和邵文光,这也算说得过去,可他为什么还要出卖你呢?”

“我是一个小人物,章市长和邵部长还不一定会上心,但老肖投靠他们,是需要投名状的。你应该知道什么叫做投名状,我就是老肖献给他们的投名状。”

“第二个问题,既然老肖不是个东西,你为什么还阻止我跟他离婚?”

“这个理由很简单,你儿子正在读高三,明年考大学,你们要是现在离婚,很可能会毁了你的儿子。”

林玉兰点着头道:“美婷,陈亮说得对,你跟老肖的事,应该等到你儿子完成高考之后再解决。”

这个理由很充分,一下子就说服力李美婷,不过,李美婷脑子也够使,“好吧,我听你的。陈亮,你还有你个人目的吧?”

陈亮点了点头,也不再向李美婷隐瞒自己的目的,“我是在利用老肖,利用他不是害他,只是为了保护我自己。他还不知道我已经识破了他,我装傻充愣,就是对我自己的保护。”

李美婷想了一会,同意配合陈亮,暂时不跟肖智仁翻脸。

夜已深,留下林玉兰陪着李美婷,陈亮自己回家。

再次看到那堆礼物时,陈亮的脑子灵光一闪,想起了送礼的人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