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叶芷的真实身份(1 / 1)

戏风尘 宿命沉沦 5233 字 14天前

第00章

芷妍成了女帝,而且已经丧命!

这个答案疏影不肯相信,强迫那人去往本该是皇帝的居所,可终究是晚了,疏影找到芷妍的时候,芷妍正在和一群手执长枪短棒的人交战,她已经是浑身鲜血,但手中却依旧稳稳的拿着武器,毫不退让一步。

看到这个情景,疏影忙将芷妍从救了出来,经过一场浴血奋战之后,芷妍被疏影成功带离出了皇宫。

可这时的芷妍已经是伤重不愈,满脸的鲜血几乎就看不清楚他的容貌。

芷妍看到疏影,首先是笑了笑,“若知能在我生命尽头再次见到兄长,我倒期望这一天早来临。”

又是一个聪明的女人,芷妍的确是喜欢疏影的,正是因为喜欢,所以她不愿意将自己的难处告知疏影让他担心,但是她又想在生命的最后一刻见到疏影,于是便算好了时间,后来就有了那封无字书。

果然不出他所料,疏影来了。

疏影这时才明白了芷妍的心意,但是已经太晚了。

芷妍,她有一个女儿就藏在皇宫中,希望疏影救她女儿一命,并给她女儿找一个好的人家抚养,远离这人世间的种种纷争。

之后未过一刻钟,芷妍便在疏影怀中咽了气。

一代女帝,就此香消玉殒。

疏影随着芷妍生前的指示在西连皇宫的密室里面找到了一个女婴,这个女婴就在另一个衣着华美的男子身子下面,这男子被一剑穿心,身子早已凉了,但是这个婴儿还有着微弱的气息。

能刺穿这个男子心脏的那把剑疏影认得,这把剑正是当年他亲自打造出来送给芷妍的诞辰礼物。

疏影明白了芷妍的用意,在整个皇宫都被乱军围得水泄不通,这皇宫中所有人的命都是蝼蚁,最后恐怕一条性命都难留下,所以芷妍便主动动了手。

她手下留了分寸,留这女婴一条性命!

翻开压在女婴身上的那个男子,暮然一瞥之间,那个男∠∠∠∠,m.▲.c≠om子竟然和自己长得有几分相似。

想起之前种种,疏影突然明白过来,原来,两人都不又不愿承认的事情,在此刻才得以真相大白。

但一切都已经晚了。

疏影不顾鬼谷门规,将这个女婴带到鬼谷派医治之后,按照芷妍生前的遗愿,将这个女婴送到自己的好友陈国将军处抚养,几年后又收为自己的徒弟。

这个女婴不是别人,正是叶芷!

……

这个故事长也长,短也短,疏影很简略的将一切事情完,叶芷虽然听得清楚,但依旧有些懵懂,“师父……你的意思是……我的母亲,是西连女帝?”

这件事实在是太过于不可思议,怪不得叶芷会不相信。

疏影却十分认真的头,“是。”

叶芷坐下了身子,不知在沉思着什么,最后突然一笑,“怪不得……怪不得你当时能那么容易就能从将军府中将我带走,原来还有这些我不曾知晓的事情。”

当年她为了陈国将军一家的灭门之仇,筹谋了多年,现在突然发现一切都不如自己想的那样,此间缘由竟然还那么错综复杂,心中顿时涌起数种苦涩滋味,“师父为何不将这些事情早些与我?”

这个问题疏影犹豫了许久才回答,“有些事情,出来还不如永远隐藏。”

叶芷又问,“那为何师父现在又提及此事?”

这时,疏影还未话,辜梵首先开口了,“因为……师兄要救你!”

叶芷看向疏影,疏影没有话,表示默认。

三人一同沉默了起来,叶芷再想追问些什么,辜梵却突然朝着叶芷使了一个眼色。

这是什么意思叶芷很清楚,当下到了唇边的话叶芷又咽了下去。

又过了会儿,了些无关痛痒的话题之后,叶芷跟着辜梵离开了竹屋。

和辜梵两人走在林荫道上,叶芷突然停住了脚步,目光烁烁的看着辜梵,一字一句道,“谷……师叔,有些事情,是不是要个清楚了?”

本来想和以前一样叫着谷主,但是想想现在疏影已经将谷主的令牌收下了,也只能称辜梵一句师叔。

辜梵站在竹影婆娑的地上,将叶芷上上下下的看了数遍,直到叶芷都有些不耐烦道,“你也不用看了,我现在身子都换了,和之前再无半相似,你也不会从我身上看得有我母亲的身影。”

日晕流转,辜梵脸色微红,被叶芷的这番抢白显得有些尴尬,“我之前并未见过你,不过看你的眼神和性格,和你那巾帼英雄一样的母亲应当是相像的。”

叶芷轻轻一笑并未言语,因为辜梵口中的母亲,对于叶芷来就是一个名字,和自己名字中有一个字相同的女人,其余的也不会有什么印象。

“其实,太岁肉可以让人长生,但是却并不一定适合你的体质,就算适合你的体质,现在世上也已经没有了太岁肉。”辜梵没有再等叶芷去问,便主动的开始解释,“你现在身子不好,就是因为魂魄和身体中产生了裂缝,这种裂缝若是不修补,就会越来越大,最后这个裂缝崩塌之时,便是人的死期。”

叶芷早已知晓了很多事情,关于自己还有多长时间这样的话也听了不下三次,自己每日也在想这些事情,现在腹中有了孩子,那每一天都过得格外提心吊胆,她可以从容的面对死亡,可是她腹中的孩子若是被她连累,那的确是太过于无辜。

她现在求生的**,全部都来自于自己腹中的那个孩子!

本该是顺天意的事情,现在被迫成为了逆天理!

一阵风吹来,竹叶唰唰的响声带回了叶芷的思绪,“还请师叔告知,我现在如何做,才能活下去!”

辜梵盯着叶芷的眼眸,最后目光从叶芷腹上划过,“关于这件事情我和师兄还会商酌,不过你可以放心,你是妹唯一的骨肉,师兄绝对会有办法的,至少,他会保住你的孩子。”

叶芷头,屈膝给辜梵郑重的行了一个大礼,“一切……有劳师叔了!”

辜梵忙伸手去扶叶芷,但不知为何又收回了手,最后只是让叶芷起身,接着转身消失在竹林深处。

……

叶芷满怀心事的走出竹林,这次在满是路的竹林中走着,却依旧没有迷路,也没有走错,不过是一刻钟的时间,叶芷便看到了正坐在石桌旁喝茶的沐云衣,沐云衣的旁边,正站在江蓠。

看到江蓠在此,叶芷心中略有些惊诧,但转眸又看到江蓠肩膀上那两只五彩斑斓的鸟儿之后,便了然了。

走到江蓠身边,叶芷连忙问道,“阿蓠你没事儿吧?”

江蓠颇为不好意思道,“昨日是我轻敌了,让师父担心了。”

完,江蓠肩膀上鸟儿突然叫了两声,扑棱扑棱翅膀飞了。

江蓠皱眉,和叶芷了一声就连忙跟了上去,似乎是有什么比较重要的事情。

看江蓠如此,叶芷有些担心,本想让沐云衣跟上看看这是怎么了,但是想到此处是疏影的地方,当下也放下了心。

沐云衣见状,便问道,“刚才前辈和你了何事?”

叶芷轻轻一笑,本来不想多,但刚一抬眸就对上了沐云衣关切的目光,当下想想沐云衣恐怕是她身边最亲密的人了,他是她的夫君,她怀中孩子的父亲,自然不用欺瞒。

于是,叶芷便将刚才疏影所关于自己身份的事情简略的了。

这些事情若是江蓠听到也便罢了,在他眼中,无论叶芷是谁的孩子,她的出身如何,那都和他没有关系,他认定的就只是叶芷这个人,和其他的事情无关。

可沐云衣却并不认为这样想,他思考了片刻之后,抬眸看着叶芷,问了叶芷一句话,“你母亲若是西连女帝,那现在这个西连女帝的位置,原本也该是你的,你有没有兴趣将属于你的东西拿回来?”

叶芷一怔,顿时明白了沐云衣的意思,皱了下眉头,“就算我的母亲是西连女帝,但是现在多年已经过去,那个曾经属于我母亲的地方也早已物是人非,我现在也没有考虑太多的事情,只是想着一样。”

着,叶芷抬眸看着沐云衣伸手拉过他的手轻轻放在自己腹上,“我现在只希望,这个属于我们两个人的孩子,能平平安安的来到这个世上,若真的能如此,我便是死,也无憾了。”

沐云衣忙伸手挡住叶芷的唇,皱眉道,“你不会有事的。”

叶芷知晓沐云衣现在很忌讳这个事情,于是也就没有继续多,只是看着周围道,“师父着竹林里还有其他的人被困在其中,我想应该是君弋和迟涯他们,易潇……是做错了什么事,被师父扣在此地。”

沐云衣似乎并不在意这些,只是看着叶芷道,“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叶芷的手轻轻拂过自己的腹,满脸都是幸福在洋溢,“我现在什么都不想去想,只想将这个属于我们的孩子生下来,希望他健健康康,仅此,就好。”

着,叶芷将头靠在沐云衣肩头,唇角轻启,“你,这个孩子出生之后,我们该怎么给他起一个名字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