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章 破沧海(1 / 1)

伏天剑尊 残剑 2733 字 14天前

陈悟真浑身已经染血。

他的战力已经释放到了七成。

他甚至于有些力竭。

这才走了一半。

陈悟真开始尝试以战养战。

但庚金剑气,非常难以炼化。

哪怕,陈悟真曾经乃是绝世的剑道至尊,对剑气拥有着最可怕的掌控、驾驭能力。

时间,仿佛没有止境的流逝着。

而陈悟真,则在不断的和剑气对抗。

他的实力,一直在被磨砺,在逐步提升。

魂极境八重入门。

初期。

中期。

这种进步并不快,而吞噬庚金剑气的进程,也终于在陈悟真再次明悟开字诀的奥义后,终于踏出了第一步。

这时候,陈悟真已经走出了八千米距离。

越是后面,越是难走。

陈悟真每一次,甚至于都要将伏天剑意运转到极限,才能对抗四面八方杀来的庚金剑气。

时光荏苒。

也不知过去了多久,陈悟真终于凝聚开字诀,以《伏天古经》的底蕴力量,杀出了近乎于化道的一剑。

斩灭无尽庚金剑气,陈悟真终于踏入了第九千九百九十九米的区域。

只是,似乎因为损耗了太多太多的时间,以至于,方凌曦的身影早已经不在了。

甚至于连留在此地的气息,都已经消散得差不多了。

“轰轰轰——”

大量的金系本源能量,开始汇聚,流淌入陈悟真的身体之中,这让陈悟真的魂丹,再次发生近乎于洗筋伐髓的蜕变。

但他根本就谈不上开心。

甚至于,他都不知道时间流逝了多久。

金系本源能量完全融入陈悟真体内之后,天地间的光芒一闪,陈悟真仿佛回到了树洞之中。

那是一处充满着木系气息的环境。

树洞里的世界,清晰而美丽,竟是非常的山清水秀,如一个独立的小世界。

陈悟真看到这样的世界,哪怕是他的心情沉重,也本能的好了许多。

而这时候,他本能的看向了前方——果然,前方九千九百九十九米处,方凌曦的身影再次出现在了那里。

那里,万花丛生。

她在花丛中,似乎很开心。

她的笑,如花儿一般美丽。

而那无数的花儿,却也成为了绝美的她的背景。

“果然是金木水火土,阴阳和风雷。”

陈悟真沉吟了片刻,却还是再次前行。

“咻——”

木系的藤蔓等攻击,同样杀机纵横,强大而诡异。

这小世界,所有的植物,都具有强大的攻击性。

“夫君,凌曦很想你,也很想你的仙词,能吟一曲仙词吗?”

方凌曦轻笑,美眸之中蕴含着深深的情愫,以及深深的期待之意。

“好,夫君为你吟一曲,春梅。”

陈悟真没有拒绝。

他直接开口道:“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

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

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

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

他的仙词一出,道境法相生出了强大的压制效果。

以至于,刹那之间,那些藤蔓非但没有再衍化杀机,反而直接铺成了一条路。

这条路,直接延伸出了五千米!

也就是说,这五千米,陈悟真甚至于不需要遭受到攻击。

“夫君,凌曦也在努力,也想早些见到夫君。夫君,快……”

方凌曦的声音很轻,却仿佛情人在枕边的耳语,又是那么的柔。

陈悟真的心,微微颤栗。

太真实了。

若非是觉得,方凌曦绝不可能以这样的方式存在于这里,陈悟真一定会认为,她真的就是方凌曦。

但,哪怕是精气神甚至于灵魂都一模一样,陈悟真依然本能的认为,那或许是方凌曦,但,却绝不是他的方凌曦。

陈悟真身影一动,直接出现在了五千米区域。

道境法相消失。

花花草草,则开始了疯狂的攻击。

五千米区域,陈悟真已经开始感受到了一些压力。

这种压力,会随着陈悟真的实力增强,而同样增强。

这一次,陈悟真一路前行,也依然历经了从轻松到艰难的过程。

到九千米的时候,时间依然损耗了太多。

方凌曦也消失了。

陈悟真又耗费了不知多久的时间,各种手段全部用光,才勉强站在了九千九百九十九米的区域。

他获得了木系本源的加持,魂丹又再次生出了一种洗筋伐髓般的蜕变。

他的境界,也达到了魂极境八重,并在这个境界,沉淀了下来。

之后,是出了树洞,陈悟真来到了一片水域世界。

茫茫的大海,一片波澜壮阔。

水波滔天,气浪如云翻滚咆哮。

水域,深不可测。

茫茫大海,却无前行之路。

陈悟真凝眸看向前方。

不出意外,方凌曦再次在那里。

但,陈悟真踏出第一步,他的脸色,便直接变了。

一步踏出,整个沧海都咆哮了起来。

那绝杀的水之力,足以粉碎武魂天命领域的绝世强者。

陈悟真终究没踏入武魂天命领域,这第一步,他就差点阻挡不了。

这条路,难度之大,超乎想象。

“夫君,最弱的,就是最强的。夫君曾说过,你什么是最弱的呢?”

方凌曦依然含笑,美眸之中,甚至于有鼓励之色。

“最弱的?”

陈悟真沉思。

他曾经说,诗词歌赋,是他最弱的一项。

但今生,他文以载道的能力,甚至于达到了无比恐怖的道境法相的层次。

想到在木系小世界里,他道境法相的恐怖能力,他不由身心一震,明白到了对应的意义。

他深吸一口气,凝视着远方的沧海,吟诵道:

金樽清酒斗十千,玉盘珍羞直万钱。

停杯投箸不能食,拔剑四顾心茫然。

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

闲来垂钓碧溪上,忽复乘舟梦日边。

行路难!行路难!多歧路,今安在?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随着他的吟诵,刹那之间,恐怖的道境法相显化,他手中拔出的九天神皇剑,忽然化作九天神皇,竟是直接飞出,落入沧海之中。

“轰——”

沧海炸开巨浪,九天神皇剑化作九天战船,挂起云帆,拥有了遨游沧海的惊世能力。

陈悟真眼眸一凝,仿佛明悟到了什么,极为动容!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