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混过的(1 / 1)

覆手 虾写 3775 字 4个月前

令狐恬儿对令狐兰能知道曹云这么详细背景,甚至知道大律师证的来源,又是惊讶又有疑问:“妈,你怎么知道这么多?”

“恬儿,要成为一名成功的律师必须要有各方面的消息来源。”令狐兰看日川:“日川博士,你的看法呢?。”

日川道:“下周才开庭,还有一周时间,我先考虑两天。”

令狐兰看着日川,慢慢道:“考虑不太好吧?”

日川道:“只是尝试考虑一下。”

令狐兰道:“日川博士,如今你是东唐著名的人类行为专家和医学专家,大家敬佩你,不是因为你的妻子,而是因为你在学术界的贡献。他只是一个耍狠的小律师而已,犯不着和他计较。”

“我考虑两天,再回复你。”日川坚持道。

“好吧。”

“那我先告辞了。”

“恩,恬儿,帮我送下日川博士。”

令狐恬儿回来,看见母亲疲惫的闭目靠在沙发,坐到一边:“妈,对不起,我不知道对方那么难搞。”

令狐兰保持闭目,问:“你去餐厅吃饭的时候,看见小鬼们跑来跑去,是不是有踹他们一脚的冲动?”

“嗯?”

“网络上对熊孩子的声讨是非常多的,实际上真正出手对付熊孩子的人却少之又少。为什么?因为人只是想想而已,忍忍就过去了。那些对熊孩子发作的人,也有自己客观的心态作祟。”令狐兰道:“我看过曹云的信息,他从业时间并不长,而且只在东唐上过一次法庭,这种人想出这么狠毒的招来,我理解。但是他能将这个计划进行全面实施,就可以看出他不简单,还有他拿唐开推荐信,这个年轻人城府好深。”

“妈,你要说什么?”

“你不知道日川的底细吧?在成为医生之前,他是一名东黑的打手头目。成为医生后,他非常聪明的认识到孩子对父母的意义,所以将全部精力投入到孩子行为的研究中。因为对孩子心理和行为的了解,加上他混东黑的经历,于是在夏令营形成了自己一套规矩。羊信夏令营很简单,就是菌事化管理,谁不听命令就惩罚谁。久而久之,孩子们会选择屈服,并且人性的丑恶也在孩子身上体现,为了自己不被惩罚,愿意出卖,甚至是诬陷别的学员。夏令营几天后,孩子们也知道什么叫出头鸟必死的道理。同时日川知道孩子们是没有同仇敌忾之心,他们根本不会想太多,更不用说换位思考。夏令营结束之后,被体罚电击的只是少部分刺头,大部分孩子为自己庆幸……孩子离开夏令营后上网时间减少,是因为他们开始丧失主观能动意识,对命令存在一种潜意识的服从,从而不敢或者减少反抗强者命令的次数和强度,这让父母们认为,羊信夏令营确实有作用。”

令狐恬儿:“你说过我们律师不是为了正义而存在的。”

“所以我会成为日川的律师,你没听出日川刚才的意思?他要按照自己的办法来解决这件事。这件事由头和麻烦就是曹云,日川没有杀人的胆,我猜想没错,就是教训曹云一次,或者下手会重一些,让曹云近期无法上庭。这是他的做事风格。”

令狐恬儿不知道说什么,问:“那我们?”

令狐兰道:“作为律师,我很不希望看见有律师被法外力量所干扰。即使是一只疯狗律师,疯狗律师只是一种策略,并不代表曹云本身就疯子,我还挺欣赏他的。我想见见这个叫曹云的人,如果真是一条疯狗,那就算了。如果不是,我希望他是一个聪明人。”令狐兰拿起手机,对电话那头的人道:“帮我盯住曹云。”

……

东黑在全球罕见属于政府承认的合法的民间团体,他们表面很有礼貌,很有素质,不过既然混这一行,肯定多少有见不得光的一面。圈养这么多穿西装的人,金钱来源是什么?首当其冲是娱乐业。

以最底层的看场马仔为例。夜吧两伙客人发生摩擦和矛盾简直是家常便饭,通常出现肢体冲突会报警,但是夜吧老板最讨厌就是警察,警察多来几趟,生意还做不做?于是就有看场的人。这些人会很公平处理摩擦和矛盾。把两边闹事的人拖出去,打一顿就好。被打的人即使报警,夜吧老板也会否认看场的是自己人,只说可能是别的客人看他们不爽,所以打了他们。

这种案件,警方不太可能派遣大量警力调查,就算调查了,抓到了人,罪名也不大。加之他们经验丰富,知道怎么应付警察的问话,所以看场就成为夜吧必不可少的秩序力量。

除了合法娱乐业外,东黑主要资金来源是赌X和卖X。也有一些人暗地进行武器走私,杜平贩卖等。

优点也有,东黑和华黑不同,东黑通常不会侵犯正常普通人,他们有会所,俱乐部等自身拥有的地盘,甚至出现过无意伤害普通人,首脑跪地俯首向被伤害者道歉的事。华黑相反,在国外是专门敲诈欺负华人。

……

曹云所住房子二楼有个小阳台,本是用来晾晒衣物,现在被曹云改装成了秋千椅。

寒子坐在秋千椅上慢慢的荡着:“喂,他是混过的。”

曹云借着灯光在旁边看寒子拿回来的资料:“混有几种,一种是为了酷而混,这种一般死的快,残的快,坐牢也快。一种是为了钱而混,自己的工作不如混的来钱,于是就去混了,日川肯定是这种人,否则不会在有更好机会时候就改行学医去。第三种是帮自己女朋友拉皮条才混的……”

“喂!”

“有啊,女朋友本来是里面的人,让别人拉还要抽成,还不如自己上。”曹云笑道:“开玩笑,开玩笑……不太好啊,从日川背景,还有夏令营的模式看,他骨子里还有混混基因。”

寒子:“不能让你一个人,我这两天就先住你这里。话说你也太狠了。”

曹云无奈道:“这点我必须检讨。我做事还是急了点,无论是推荐信,还是这次的事,其实有另外的更好的解决办法。甚至放弃推荐信,或者打输这官司也没有太大关系,我还年轻,有的是时间。我也在检讨为什么我更乐意选择冒险,也许是我还不够老吧?不过不用了,谢谢你的好意,让一个女生来保护我,面子过不去。”

“被人揍一顿更舒服?”

曹云掏出胸前挂的玉佩道:“我佩戴了护身符,不会有事的。晚上九点了,你该回去了。”

“那好吧,改天我会去医院看你。”寒子翻身下了秋千,头也不回的走了。

曹云继续把文件看完,拿手机看下时间,该死的,不早不晚肚子饿……一个家,没有女人是真不行。说的是老妈,女朋友?你没给女朋友下面吃就算好了。

曹云把文件放在自己的卧室,下楼出住所,朝不远处的街口拉面店走去。当曹云掀开布帘,进入拉面店的时候,一通电话打给了令狐兰,汇报了曹云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