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结案(1 / 1)

覆手 虾写 3662 字 4个月前

令狐恬儿做结案陈词:“对一位学生我们到底有多少要求?幸子的行为违法了,但是却没有违反人情,她认为只是拿回了自己的钱,并没有多拿钱包中不属于自己的钱。她很耿直,耿直的性格却让她站到被告席上。她信任自己如同大哥哥般的学长,学长因为侥幸心理,给她指了一条不归路。”

令狐恬儿:“我们能要求什么呢?要求每个学生都能背诵一千多部法律吗?不,没人能做得到,就算是我们律师在办案前也需要翻阅大量的资料。她认为自己行为没错,但是这次她错了。我们能不能给她一个机会呢?”

令狐恬儿:“事实上,她想做正确的事,她努力了,挣扎了,即使因为别人的劝说她也没有放弃挣扎,只不过没能再给她时间。庭审中,大家也听出和看出幸子的本性善良,而且她还是明年全球大学生运动会参赛候选者,她本应该站立到领奖台上,听着国歌响起,看起国旗升起。一旦被定有罪,她连签证都拿不到,一切都成为泡影。”

令狐恬儿:“法律是无情的,但是人是有情的,学校的多位证人已经全方位的证实幸子是一位非常优秀,不可多得的人才。也许我的请求很过份,也许我的请求会让大家为难,但是我还是恳请法官大人给她一次机会。”令狐恬儿对法官鞠躬,对检察官再次鞠躬。

相比曹云和令狐恬儿,另外两名律师的结案陈词就非常干瘪了,提出了危害不大,被告是在校学生,品行兼优。不过又没有请证人来证明两名被告品行兼优。而且开庭后他们的态度是在争夺非首犯名额,而不是争取法官和检察官的谅解。同时两人也没有默契,不知道自己委托人是不是希望自己咬幸子和爱子。

他们能力也许和曹云他们相差不大,但是从准备的工作上来看,两者是天差地别。诸如令狐恬儿更是请动东唐大学刚刚退休的校长出庭帮幸子作证,证明幸子是一位非常优秀的女生。

法官:“择日宣判,退庭。”

……

最终结果:福子因为挑动三位闺蜜为她复仇,所以确定为首犯,判处两年监禁。

梅子为从犯,判处一年监禁。

考虑到青松等客观因素的存在,检方承认两人在案发前均有悔罪情节,所以检方同意撤销对爱子和幸子控诉,免除她们的刑事责任。交由派出所,学校对她们进行教育和监管。

这是法律规定允许的,首先是从犯可以减轻或者免于刑事处罚。其次有悔罪行为的罪犯可以减轻或者免于刑事处罚。

梅子和福子不服,当庭表示上诉。不过这对于曹云来说案件已经结束了,只要控方放弃指控,二审就没有爱子和幸子的事。因为有个二审不加重判决原则,除非是检方对法官判决不满,提出抗诉。否则只会减轻刑罚或者发回重审。接下去二审肯定狗咬狗推首犯。

虽然律师费高达五十万元,但是爱子的母亲在宣判之后,非常激动的拥抱了曹云长达五秒时间。第二天更是带了爱子和自己制作的便当到律师所再次感谢曹云。

中午,文员、行政人员他们下班,大家坐在会议桌上享用爱子母亲带来的感谢食物。

云隐一肚子的问题,见曹云微笑装深沉,按耐不住问:“青松到底是不是真的证人?”幸子能脱罪,最关键是青松的顶罪。

曹云道:“开庭前我探查令狐恬儿的底线,她的底线是做好了被定罪的打算,雇主的要求是不坐牢,可以接受缓刑,绝对不接受首犯。如果你以为青松是最关键的棋子,那你只能说你还是门外汉。你们谁能回答,谁是幸子最重要的免罪法宝?”

高山杏举手:“令狐恬儿。”

“……”大家无语一起看高山杏,简直是废话,是令狐恬儿布置了一切,当然是最重要的。

高山杏一指云隐:“你什么表情?”

云隐微笑:“没有,没有……莫非是爱子?你们狼狈为奸?”大家一个态度,为什么只对我不满?哦……自己是助理。

魏君难得开口:“是那校长,校长出庭作证时,法官和检察官都起立了。”

“没错。”曹云道:“青松只是一个台阶,重量级法宝是校长。你们肯定会问,校长真的知道一个叫幸子的学生吗?”

“真的知道吗?”

曹云伸手:“一航,你前天找我借的订书机还没还。”

“订书机?有吗?”

“是啊,你还说你的订书机没钉子。”

陆一航半信半疑:“我去看看。”

陆一航到了自己办公桌一找:“哎呀,真的在我这里,我都记不起来了。”

陆一航把订书机还给曹云,道:“对不起,我是忘记了。”

曹云笑:“其实是我刚才放到你桌子上的,我知道你们要问这些问题。”

云隐恍然大悟:“我明白了,根本那回事,你们制造了一点证据和校长聊天。校长不承认自己老糊涂,于是在看见PS合成的合照后,变成了皇帝新衣里面的皇帝,内心认为自己没记住,主观记住了令狐恬儿说的这些事。”

陆一航一拍掌:“令狐兰,令狐兰肯定和校长认识。”

“一航有进步,他们认识不是秘密,令狐兰每半年会在东唐大学法律系演讲一次。我虽然不知道他们认识不认识,但是由令狐兰的履历我推测他们肯定认识。令狐兰能成为女强人,肯定不会失去认识德高望重人的机会。”曹云道:“东唐有钱人很多,被很多人承认有德的人却不多,校长恰巧算一个,所以校长的证词是核弹级的证词,何况是毕业于东唐大学的法官和检察官。”曹云道:“这是我给令狐恬儿的两件武器之一。”

云隐道:“还有一件武器就是青山了,卧槽,你们会玩,你作为爱子的律师,拼命的帮助幸子。因为你知道幸子是爱子的护身符。还有什么大学生运动会参赛者。”

魏君低声道:“这里他混淆了概念,准确说幸子是报名参加大学生运动会,属于东唐大学选手候选者,并不是参赛者。事实上我想幸子根本不可能入围。那些老师在幸子父母的苦苦哀求之下,加上幸子确实有闪光点,他们也不希望自己学生有罪。所以他们就避开了幸子的缺点不说,放大了幸子的优点,影响了法官和检察官真实的判断。”有选择性的作证如同新闻有选择性的报道一般,只能看到美好的一面。

“哇。”大家一起看曹云,你好阴险,这才是杀手锏。

曹云解释:“幸子的律师是令狐恬儿,不是我。”

“呵呵。”大家随意干笑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