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一章 龙虾宴(1 / 1)

覆手 虾写 7365 字 4个月前

东方是东唐首富,钱多到烧都烧不完,白茹是其红颜知己,礼物的价格自然也是天价。

根据金寄电脑资料的记录,白茹在两年前,一年内收取四次礼物。时间分别是生日、圣诞、情人和东方生日。其中白茹二十五岁生日这天,收到了一条蓝钻项链,名为碧海之心。是东方在一个月前,在日内瓦以五千万美元的价格拍卖所得。

按照税法,赠与礼物要缴纳20%的所得税,所以白茹或者东方本应该为这条项链缴纳一千万美元的个人所得税。按照东唐法律,逃税额超过170万就要提出公诉。也就是要坐牢。

在东唐艺人逃税例子很少,主要是公司盯的很紧,因为公司有可能会因此面临罚款,公司社长有可能因此坐牢。白茹日常有大经纪人帮她处理这方面事务,但大经纪人没有介入白茹和东方之间的往来。

大经纪人旗下有多位明星,金寄是大经纪人的下属,专属负责白茹的事务,但他不负责税务。根据记录,东方四次送的礼物都非常高昂,高昂到乃至白茹只能让金寄存放到银行金库中。金寄电脑里记录了这些工作内容。

这一年的四次礼物中,唯独碧海之心是有明确价格的礼物。这一点就坐实了白茹的罪名。

(到此,本虾说一句,不要嫉妒明星的收入,明星的收入和粉丝数量与质量成正比。这就是市场,既然有这么庞大的粉丝群支持明星,明星收入高无可厚非。电视台愿意给明星高价,是因为知道依靠明星能赚回投资,折射了市场对明星的需求。一个明星的成功,后面是无数龙套挣扎和沉沦。至于市场需要明星演出费高的电视剧,还是需要制作成本高的电视剧,交给市场就可以了。)

……

东唐利福很高,也很好,税自然也多,绝大多数国家税率和利福都是成正比。民众们对艺人逃税的容忍度是非常低的,实际上全世界人民对艺人的容忍度都很低,不只限于逃税。

东方集团公关部和法务部抛开日常业务,投入战斗之中。在经过三天的交涉与商谈之后,四课和税务机构开出条件,东方实报这几年来送给白茹的所有礼物和礼物价值,并且补缴所有税款,将不再追究白茹的逃税罪。

现在就是东方和白茹的选择。

大龙虾当饭吃的晚餐上,高山律师所诸位律师和两位助理就坐,就此事展开讨论。话题是曹云引发的:“就目前你们知道的信息和资料来看,检方胜诉的机率有多大?”

魏君:“如果我是白茹律师,我会以保管者身份进行辩护。白茹没收东方的礼物,这些东西是东方委托白茹进行保管,不报税是正常行为。”

陆一航不同意:“法官不会采纳。理由一:东方有很多资产,家里有很多名贵物品,加上东方山庄安保情况,不存在需要他人保管物品的需求。理由二:四件物品是在特殊日子交给白茹,说明是赠与而不是保管。”

叶娇问:“白茹无法推辞,但是不愿意收这么贵重的礼物。于是暂时将礼物放置到金库保管。这个理由可以作为辩护理由吗?”

大家一起看陆一航,陆一航回答:“可以,但是有个条件,白茹从来没有使用过四件礼物中的任何一件。没有佩戴过,没有使用过,没有炫耀过等等。从未以物主身份出现过,那叶娇你提出的理由可以尝试打一打这官司。不过这样一来,案件就会变得很复杂,控辩双方都需要大量的人证,同时还要排查对方的人证。”

高山杏:“喂,你们不能学曹云只用左半脑考虑问题。你们要想,东方在乎这点钱吗?什么,不是送的?是保管?我大东方要不要脸了?没有争论的必要,能用钱解决的问题,对东方来说都不是问题。”

曹云:“吃你的龙虾,我们是就案情进行研讨。”

高山杏:“不是我想打断你们,你们研讨的对象都不会在乎钱。他们又不是律师,不是每个人都喜欢打官司,就算是律师,也不喜欢打官司。到这里我倒很好奇,东方为什么不向白茹求婚呢?如果他们是夫妻,就没有这么多事了。”关注点完全不一样。

超级严格来说,丈夫用婚前财产买礼物给妻子,还是要交税。但就实际上来说不存在操作的空间。如果妻子主动要报税,那就没办法了。遇见这种妻子,还想什么?赶紧娶,好女人,超级正能量。

在高山杏的引导下,研讨会变成了八卦会,高山杏问出了很多东唐人都想知道的问题:东方和白茹到底是不是恋人?不是,怎么解释东方的投入和白茹的单身?是,又怎么解释他们迟迟不结婚?

由此衍生出的话题更多,白茹能成为第一明星,和其与东方的神秘关系也是有很大关联的。

对于曹云来说,有白茹没吕云。现在谁还管吕云的小女朋友是谁,大家都盯着白茹事件的最新进展。加之小云被定罪,吕云这边的事就已经告一段落。

“龙虾的香味。”司马落人未到,声先到。

曹云配合道:“行家啊,既然吃过饭了,你一边泡茶去。”

司马落走进客厅,恬不知耻的坐下来,手在西装上抹了抹,拿起一只龙虾开撕:“魏君啊,能不能不晒朋友圈?什么贵你们吃什么,现在竟然吃最没创意的大龙虾,明天肯定是一口一个的大鲍鱼了?”

陆一航笑,给司马落倒饮料,他和司马落比较随意,关系也不错:“今天是专门来吃龙虾的?”

“和李墨在附近办事,看天色已晚,过来蹭晚饭。还有客房吧?”

高山杏打量司马落:“你还真不拿自己当外人。”

司马落:“在高老板面前,我永远愿意当内人。别说内人,内衣都行……小姑娘眼睛掉出来了,快捡起来。”

说的是叶娇,叶娇难以相信司马落检察官会这么说话。司马落有时候也不太相信自己会这么说。环境很重要,一见到这群熟人,感觉自己的层次立刻被拉低。主要是曹云,曹云教会司马落,在战术上我们必须不要脸。作为绅士在脱下衣服后必须能当兽禽,这才是标准的男人。

司马落啃着龙虾,赞:“肉真肥,做的真好……寺长已经正式批准李龙辞职,你们知道吗?”

曹云:“还不是你们检察官调查李龙,逼着李龙丢了乌纱帽。”

“切,说我?你们都是帮凶。可惜,李局长一世英名,最后竟然被犯贰和烈焰联手坑了。”司马落道:“近期会有人事大变动……”

曹云:“说吧。”

司马落正色道:“按照目前发展,三名副局长有一人会顶替李龙的位置。由于李墨成为搜查一课课长以来,成绩一般。特别是最近搜查三课搞事,原则来说应该会把李墨补缺副局长。毕竟三副局长不能都是内勤,需要外勤出身人员。”

曹云:“然后?”

司马落:“据说小郭会被调回搜查一课,曹云,这问题你评估过吗?”

曹云反问:“什么问题?”

司马落:“白素和小郭。”检察官大部分工作内容是监管和调查公职人员,小郭这件事比较特殊。本来李墨和司马落是一起到律师所公干,想问问当时帮助小郭免罪的曹云对此看法。但没想到一名叫赵三,前科累累碰瓷的货选了李墨的车,司马落只好先独自上门吃大餐。

东唐人事变动很透明,迟早会知道,没有藏着掖着的必要。

说到白素,曹云就想到白落,不过白落回到高岩后,已经恢复使用林落的身份。曹云道:“我对那老太婆观感不好,但是老太婆也不是一无是处。我想只要不故意在她面前晃,她也不会故意为难小郭。喂,李墨调走,一课谁当老大?”

一课成绩平平很大一个原因是因为基本都是年轻人,这是李龙和李墨特意主导一课发展的方向。80年代到20年代,四十年来技术更新换代的实在太快了,年纪大一点完全跟不上。且不说当探长,当个家长都必须熟练使用手机各种app。如今一课外勤年龄最大的不过四十岁。

司马落回答:“李墨先兼着,再观察五名大探长谁能干。”

曹云:“小郭回来是当大探长?”

司马落:“小郭中途离开,加上他原本经验不足,做大探长有些勉强。不过小郭离开不是本意,李龙建议是让小郭当大探长带一组新人。考虑到实力等问题,准备和三课一组换一组。”

曹云皱眉:“小郭带一组新人去三课,三课某魂淡带一组人去一课?”

司马落:“答对了。”桑尼去一课争议很大,一课探员普遍表示:桑尼敢来,就弄死桑尼。这家伙太跳了。

曹云佩服道:“你们牛啊,这家伙刚当警察就敢挑衅法官,挑衅李龙。去了一课,你信不信人家直接把寺长摁在地上推着玩?你给他一个胆子,他敢做十个胆子才敢做的事。”

司马落道:“桑尼这家伙人品不怎样,但是实力不能否认。曹大律师是桑尼最好的基友,有什么想法和看法?”

曹云:“我当律师的,管他死哪去。如果我是警察,我是不赞成他当警察的。如果我是一课探员,我是不赞成他当一课探员。他的随机性很大,小郭不过是因为意外杀死了白素的孙子,要说哪天听说桑尼意外杀死白素,我会选择信。”

陆一航不同意:“在我看桑尼是一位很好的警察,虽然行为不符合普通警察的形象,但没做过出格的事,能力更是毋容置疑。”

曹云道:“如果你们不怕他搞事,我觉得行……李局长来了。”

李墨进入客厅,叹气道:“听曹云你声音,我就隐约能闻到桑尼味。”

陆一航拿椅子,高山杏拿饮料杯,刘攀继续吃螃蟹,叶娇惯例站起来点头迎接,无论人家有没有看见她和理会她。

曹云问:“碰瓷怎样?”

李墨:“老一套,死不承认自己碰瓷。刚开始说我撞了,要钱。我报警出示证件,他就说自己不小心摔倒。反问我:法律规定不允许摔倒吗?老油条最难对付的。”

曹云:“所以需要桑尼这种老渣渣的油条?”

李墨思考片刻:“我们今天来不是问那方面的问题,而是想问曹云你,桑尼有没有那方面的问题?”

曹云:“桑尼当警察好久了,你们肯定都盯着他,自己心中没结论吗?”

李墨:“拿不准,最近一段时间很安静。”

曹云:“对不起,本律师不做人品评估。你们为了让我评估桑尼,还是为了蹭饭?”

李墨解释道:“今天是有公务要来你们律师所,我想着一些事要咨询曹云你,就约司马落一起跑一趟。”

曹云问:“什么公务?”

李墨看刘攀:“你叫刘攀?”

刘攀点头:“是的。”

李墨单手从口袋掏出一张纸,甩了甩放在刘攀面前:“麻烦你在刑拘通知书上签个字,然后自己到角落蹲着。”单手将一根笔放在通知书上。另外一只手在抓龙虾,没空。

叶娇惊呼:“什么鬼?”

大家一起看叶娇:什么鬼?传染这么快?

叶娇瞬间满脸通红。

李墨:“看完没问题的话就签字,否则只能动用一点暴力手段。在熟人面前,不要自找难堪。”

刘攀看刑拘通知书,完全没有心理准备。再抬头看大家,似乎没有人要为他说句话。刘攀双手还抓着龙虾,一时间不知道放好,还是吃好。

如果是叶娇收刑拘通知书,曹云会过问一下,如果是其他人,曹云肯定要干涉。刘攀收刑拘通知书,那就收呗。曹云甚至不好奇刘攀为什么收刑拘通知书,他更关心桑尼这货要去一课了。

刘攀懵圈十多秒后,脸色变得非常难看。左右看大家,似乎想求援,似乎又想逃。可是大家包括李墨对他都不是非常关心,大家专注点都在龙虾上。

司马落:“感觉厨师将大龙虾烧出了小龙虾的味道来?”

陆一航很不好意思道:“档次有了,钱有了,目前律师所的品味还没有跟上。”

高山杏和曹云一起看陆一航,陆一航立刻道:“我的品味没跟上……主要是我认为小龙虾肉少,容易入味。对……大龙虾就应该这么吃。”

李墨咬了半块龙虾,脱掉一次性手套,站起来:“我这边还公务,司马,走吧。”

李墨走到刘攀身边,拿出手铐将刘攀反手铐住,一抓刘攀后领:“明天吃什么?”

陆一航谦虚:“还在等几位大佬点单。”

曹云:“要不明天吃生鱼片,深海生鱼片。”对于陆一航来说,钱不重要,能用钱还了人情,陆一航是很乐意的。曹云也不希望陆一航欠着自己这么大人情。所以什么贵就朝什么点。

陆一航点头:“好。”

李墨:“我和司马明天还来……看什么看,走。”一提后领,将刘攀押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