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四章 小茹案(下)(1 / 1)

覆手 虾写 7475 字 4个月前

曹云:“证物15号,负责本案的探员郭小王开具求情信。求情信中,郭警官说明他本人认为小茹是一位没有劣迹的女生,是一位因为偶然而卷入案件的女生。他在求情信中,恳请法官考虑小茹持枪不存在任何主观恶意,给予轻判。”

……

曹云:“证物20号,是高中三百多位学生的请愿书。他们恳请法庭给小茹一次重新做人的机会。”

九尾不想说话,这是一份网络请愿书,十有八九是寒子找高中生弄的一个东西。请愿书不存在法律依据,本不应该拿到法庭上来说。但是曹云大打感情牌,请愿书也成了他的工具。

……

曹云:“我这里有一份死者家属开出的谅解书。”

九尾立刻站起来:“反对,谅解书没有呈堂。”基本规则懂不懂?

曹云:“如果检控官坚持,我撤销谅解书的呈堂。”

九尾再次无语,你都说了是家属谅解书,就算不呈堂,陪审团们也听见了。为什么死者家属愿意开局谅解书呢?这关系到民诉部分,很显然是曹云用民诉作为条件拿到谅解书,也许也给了一些钱,但绝对不会多。

这就是为什么九尾希望小茹案先开庭审理的原因。

……

法官:“请检方开始结案陈词。”

……

曹云结案陈词:“花一般的年龄面临着什么?父母的抛弃,学校的冷漠,还面临着被人公然轮的悲剧。她只是一个小姑娘,孤立无援的一个人。你们相信这个世界有神吗?我一直不信,直到这个案子。是神的怜悯给了她一把手枪,在生死关头保护了她。如果没有神,如果没有这把手枪,她的一生也许永远会生活在阴霾和痛苦之中。”

曹云:“我不是神,在座的都不是,但是你们却拥有决定她命运的权利。她不是坏人,不是坏女孩,她只是一位渴求爱,渴求关注,渴求怜悯的女孩。在所有人都抛弃她,疏远她的时候,我希望我们能接纳她,给她一次新生的机会。”

长鞠躬,保持严肃和悲伤的表情。

……

陪审长:“陪审团一致裁定故意杀人罪不成立,一致裁定非法持枪罪不成立。”

曹云看向小茹,小茹鞠躬:“谢谢、谢谢、谢谢……”

……

叶娇陪同小茹去办手续,法庭内又只剩下曹云和九尾。

九尾今天没说多少话,神情略微疲惫:“没法律,你就打同情牌,硬生生的把事实给扭曲了。”

曹云:“姑娘,我说的就是事实。这也是陪审制的一个优点,不完全拘泥于条文法律,以人文关怀为出发点。再说,就法律来说,我已经证明,小茹是被动持枪,持有枪支之后,她不知道怎么处理。”

九尾:“不,你踩警察,踩检控,踩小茹父母,踩小茹老师,你作低我们,从而将小茹塑造成一位无比可怜的小姑娘。是,小茹不算坏女孩,但是绝对不算好女孩。”

曹云:“那你为什么不提出辩驳呢?因为我说的都是实话。还记得你在看守所监视我和小茹见面吗?我说了你一定会输,一个原因是你纠结于法律条文,在法律上,小茹绝对有罪的。如果没有陪审团,法官最多会轻判小茹,怎么也会留个案底。”

曹云:“有矛就有盾,你为什么不反向质疑呢?小茹没有干扰和欺负其他同学,但是她的特立独行必然让很多同学不满意,不舒服,感受到威胁,不想接近她。你为什么没有收集对小茹不满的人的证词呢?我说小茹父母抛弃了她,是事实,但又不全是事实,因为小茹父亲还负担了小茹的生活费。他是父亲,他接受我的踩踏,他愿意把自己所有罪责归于自己,从而减轻女儿的罪名。你再告诉我,你为什么在这点上还不反驳我呢?

九尾:……”

曹云“因为你不忍心。”

曹云:“自以为是理性派的你,是不是应该反思一下?为什么一个铁案会被翻案?为什么你在该反对时候不提出反对?九尾啊,你本就不是一个铁血无情的人。”

九尾:“那是因为我还有人性。你呢?说的富丽堂皇,还挤出鳄鱼的眼泪。实际上为了钱。我问你,没钱你会接这个案子吗?”

曹云:“不会。我的职业是律师,我的目标是赢。我赢的目的是为了赚钱,为现在赚钱,为以后赚钱。我自认为我有人性,但为什么我要藏起人性?今天我义务帮小茹,明天还有大茹,还有老茹,我管不了天下所有不平的事。我宁可做一个势利的律师,最少势利的律师还有选择权,可以选择不打无良的官司,可以选择接有人性又有钱的官司。”

曹云:“九尾,我替你悲哀。为了掩盖自己的脆弱,用理性来包装和伪装自己,以正义和法律来麻痹自己。为什么?因为你没有选择权,分配给你什么案你都得接。你想麻醉自己的神经,但又做不到。你喜欢美,却时常要去践踏美。就本案你问问自己,你在内心可曾希望过小茹能脱罪呢?”

曹云收拾东西,走人前道:“将感情和职业混在一起,你会永远在原地踏步。”

小茹刚进入看守所被欺负,很快就不被欺负了。她的室友全部是愿意和她聊天,对她友善的人。这可能吗?曹云不相信偶然,在第一次和小茹会面时,曹云就读出一个信息:小茹背后有人。根据寒子调查,小茹根本没有任何社会能量。

谁会更换小茹的看守所室友?并且给她安排和善的室友?

第一个答案是看守所的工作人员,但是看守所的工作人员什么没见识过?不可能如此体贴安排。

在九尾的少女故事中,九尾叛逆期间尝试接触社会文化的刺激,结果导致自己朋友为了掩护自己,被轮惨死。在一定程度上,九尾和小茹有一些共同点。所以帮助小茹调换室友的人只能是九尾。

所以在第一次和小茹会面,曹云在读出所有信息后,自信告诉九尾:你已经输了。

九尾的内心希望小茹能赢,但是检控官职责又让她必须无情的控告小茹。在曹云主导的庭审,九尾并非没有一点反击的机会,但是在其犹豫之时,机会稍纵即逝。导致了最后九尾只有一个干巴巴的事实:小茹持枪,小茹没有持枪资格,故而小茹涉嫌非法持枪。

曹云同情牌不仅飞向陪审团,飞向法官,更飞向九尾,让九尾很早就丧失了抵抗的意愿。从而最终曹云以一面倒的优势赢得庭审。

曹云本案切入点并非同情牌,而是打九尾的弱点。

……

对于小茹来说,高兴自己无罪释放,很高兴自己拥有很多金钱。让她更高兴的是,曹云、叶娇带给她的关注感。让她认为自己能遇见好人。

中午曹云请吃饭,饭局中曹云对小茹道:“你原来的学校不太适合你,你自己有什么想法?”

小茹睁了一双大眼睛摇头:“没有。”

曹云:“让你叶娇姐姐陪你去贵族高中看看,合适的话就办个转学手续。”

小茹点头:“嗯。”言听计从。

曹云道:“你现在户头有几百万。按照法律规定,因为你未成年,你的监护人,也就是你的父亲,可以管理你的账户。不排除会出现类似的问题,如果有类似问题,你先联系你的叶娇姐姐,知道了吗?”

小茹继续点头:“知道了。”

曹云问:“小茹,你说抽烟喝酒容易,还是考满分容易?”

小茹:“当然是抽烟喝酒。”

曹云点头:“我刚来东唐时候,没有人认识我。我想出名,第一个办法就是做一名连环杀人犯,能快速有效的出名。第二个办法,我通过我的努力,成为大家认可的律师。抽烟、喝酒、毒吸、打架、交个小痞子男朋友,甚至杀人都非常容易,因为容易所以这些行为根本不酷。”

小茹立刻道:“曹云哥哥,叶娇姐姐,我保证以后好好念书。”

曹云微笑点头。他没有告诉小茹:你保证或者不保证和我曹云没什么关系,和你小茹有直接关系。

曹云:“叶娇,你下午陪小茹处理一些琐事,车你拿去用。”

叶娇:“曹律师不回律师所吗?”

曹云:“我昨天才知道我的一位前女友被指控。我联系了司马落,下午去看守所见她一面。”

……

叶澜因盗窃未遂被捕后,钱坤随之被捕。叶澜罪名太轻,又拒绝成为污点证人,按照程序司马落做为检控官对叶澜提出了盗窃未遂的指控。

司马落并不想将叶澜定罪,以他的意思是,如果叶澜愿意配合司法机构做一些事,他可以撤销指控。以叶澜被收买的保安说明,叶澜盗窃的目标是一种用于工业的实验性质的有毒性的涂料,价值不高。叶澜即使盗窃成功,量刑将为第二低档,也就是三到十年。盗窃未遂自然是从轻处罚,应该在三年以下。

假设在预审庭上叶澜认罪,加之叶澜没有案底,刑期也就半年到一年之间。说不准法官心一软给个缓刑。

曹云上了司马落的车,问:“你们想要什么?”

司马落:“什么都可以。违法账户,违法交易,冼钱,作证,什么都行。”

曹云笑道:“她是一个很有价值的证人。”

司马落:“有价值但人家根本不配合。桑尼推测,叶澜并非盗窃,而是去杀钱坤灭口,失手了。保安是叶澜那边的人,为了保护叶澜,立刻向警方自首,警方只能按照证据和口供将叶澜定罪为盗窃未遂。”

司马落:“听出来了吗?”

曹云:“按照证据这个词有些让人玩味。”

司马落道:“没错,桑尼怀疑叶澜拒绝接受杀钱坤这条命令,叶澜是故意失手。”

曹云:“喂,这些都是猜测。我前女友最多会偷点不值钱的东西,怎么可能会杀人?”

司马落不屑道:“得了吧你,叶澜被抓这么多天了,人家根本就没打算联系你。打什么马虎眼。我说,你早上又赢了是吗?”

曹云:“这不是常态吗?”

司马落无语,道:“下庭后,九尾情绪很低落。我无意中听到她和诸葛明对话,想请半个月的假。”

曹云叹气:“这姑娘,还没输习惯吗?”

“你够了啊。”

……

因为有司马落这个作弊器陪同,会客时间无限。

叶澜被看守带进会客室,看了一会曹云,前走坐下,问:“你怎么来了?”

司马落和看守点下头,看守关门离开。

曹云:“被诬陷入狱,怎么也不联系我?”

司马落当没听见。

叶澜道:“请不起你,再说我已经找好律师了。”

曹云道:“我今天来呢,是司马检察官想和你做个交易。”

叶澜回答:“我没有做交易的价值。”

曹云:“不一定。说不准你知道一批M9新枪的下落。如果你能提供这批枪的下落,我想司马检察官也愿意网开一面。”

叶澜摇头:“我不知道。”

曹云拿出手机,推到叶澜身边:“打个电话问问,说不准能知道呢?”呼延屏通过外卖给赵风送防身武器,送的是全新M9。曹云推测东方拥有一批M9,抓物不抓人,这批m9留在东方手上也烫手。不如做个功劳送给叶澜。司马落和叶澜是这么想的。

叶澜拿手机,食指放上去,竟然解锁,有些惊讶:“你没删除我的指纹?”

曹云道:“君子坦荡荡。说实话,谈恋爱时候逐条向你解释其中的信息和电话真的很烦人。我一度有删除你指纹的想法。既然分手了,你也不会问七问八,加之我又懒。所以保留了你的指纹。”是忘了。

叶澜不吭声,用曹云手机发邮件,等待一会后,叶澜拨打接收的邮件上的电话:“曹云说有一批M9?他和司马落在一起。”

叶澜捂住话筒问:“司马检察官,说话算话吗?”

叶澜肯定很有材料,但是挖不出来也枉然。司马落不想打官腔:“我会努力争取,但是不是我说的算。”

叶澜拿手机走到一边用法语和对方沟通,好一会后才回来,把手机还给曹云:“我确实知道五把全新伯莱塔手枪的下落。但我要书面文件。”

司马落正准备劝说,曹云道:“他们需要时间销毁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