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3武林传说(23)(1 / 1)

快穿之红尘道 无音珏 4990 字 1个月前

阴暗潮湿,到处都是屎尿血腥味,哪怕在梦中,他都像是深陷沼泽之中,一步步走向死亡的人。

被那群恶魔抓了半年,身边的人一个又一个死去,只有他,像是杂草一样,一次次被放血,一次次的熬了过来。

可是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够熬多久。

可能要下一秒,他就要因为失血过多,因为感染,因为发疯的同牢房的受害人而死去。

可是就这么死了,他不甘心!

那些亲人的仇,那些高高在上的人俯视他的眼神,都令他始终没有咽下那一口气!

他想死。

可是他不能死!

就在他觉得自己要彻底坠入黑暗,再也没办法坚持的时候,他感觉到自己被抱了起来。

这个怀抱有很好闻的莲香,令他绷紧的心弦在一瞬间放开,放任自己,不再强撑。

“那个人是谁?”瞿雪千还挺在乎的。

辰廉性子明显就是特别高冷的那个类型,结果把那个男人抱回来之后,就尽心医治,期间不知道用了多少好药。

她还莫名有点嫉妒。

那个男人的脸洗干净之后,她还仔细的瞧了,明明生的就很普通。

没有人回答瞿雪千的问题,柳风和道“应该是段医师的旧识。”

瞿雪千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这肯定是认识的人呀,不认识干嘛这么尽心?

看着也不像事什么多善良的人。

关键是,她没明白的是这个男人究竟是什么身份。

其余人心中都好奇,但是没有像瞿雪千一样问出来。

因为这个少年和那些被救回来的人,他们在沂水镇又停留了一段时间。

等到床上的男人睁开眼睛之时,时间已经是半月之后。

因为他们的目的本来就是剿灭拜月教,此次灭了拜月教一个分舵,也算是达成一些目的了,所以在此处停留一段时间,也并没有什么事儿。

“他醒了!”影驹开心的去叫院子里的辰廉。

辰廉正在晒草药,一身青衫,头发只用一根发带绑住,有微风吹过,衣摆晃悠,看上去风流雅致至极。

听到影驹的话,他理了理衣衫,将晒着的莲子递了一颗给影驹。

影驹开开心心的接过,塞进了嘴里,却又趁着辰廉进屋的时候,偷偷吐了。

哎呀妈呀,好苦呀!

影驹说话的声音不小,剩余的人又在同一个院子里住着,此时也都打开了门,走出来。

瞿雪千凑过来“小影驹,那个男人醒了吗?”

影驹眨了眨眼睛,不说话。

瞿雪千“……”

“真的醒了吗?”褚岚雪问。

“嗯,醒了。”影驹答。

瞿雪千!!!

为什么理这个女人不理她?

瞿雪千觉得很伤心,她就这么不招这对主仆喜欢吗?

实际上褚岚雪也有点尴尬,她只是下意识问了一句,没想到影驹真的答了。

众人看了一眼那边没关的房门,有心过去打探那个男人的身份,但是这段时间辰廉在他们心里留了一下阴影,此时实在是不敢过去。

“你是?”

辰廉坐下来,看着床上的故人“十七年前,绥广城,多谢相助。”

“你是……药王谷那个人!”六六惊讶的看着辰廉,十多年前的记忆,对他来说实在是有些遥远,很多事情是真的记不清楚了。

但是莫名的,对于辰廉,他却一直有印象。

他也说不出这是为什么,或许当初棋局相逢,随后大火逃生,紧接着入药王谷……

这些事情实在是很难令人忘记。

“你救了我?”六六的声音有些哑,这是他被困半年,几乎没有开口说话的原因。

辰廉声音平静“你失血过多,内脏损坏严重,好在并非不可逆,只要细细养上两年,不说恢复如初,对寿数影响不大。”

若非是遇上他,这人哪怕活着出来,也活得并不长久。

皮肤长期没有接触阳光,缺钱维生素d,导致他骨质疏松。

手腕上的伤口新伤旧伤堆叠,细菌感染,几乎让他手完全废掉。

除此之外因为血液的流失,影响了大脑的供血,有小脑萎缩的症状。

总之,哪怕是在医学技术发展很好的现代,他这一身毛病,也容易让医生得出一个命不久矣的结论。

辰廉这些年医术不是白雪,加上他精神力强大,可以利用精神力刺激六六的大脑。

配上专门的药浴,以及他让影驹给他输送的内力。

总之,若非各种原因叠加,此时的六六就是一具尸体。

在动了一下,感受到对身体的支配后,六六就明白,自己欠了辰廉一条命。

他看着辰廉,笑了一下“没想到会遇到你。”

辰廉也没想到,若非他精神力强大,也没办法从一群蓬头垢面的人中间,认出六六。

“你要跟着我吗?”辰廉没有问六六为什么会落入拜月教的手里,甚至没有问他接下来去哪里。

有些事,不用细问,他也能猜出大概。

“你很厉害吗?”六六问。

他这个问题,是真心实意,不带任何其它的想法。

辰廉点头“嗯,很厉害。”

六六就笑,他的脸几乎只有一张皮,看上去不像是二十出头的壮年男子,反而像是六七十多岁的老翁。

有些伤害是不可逆的,就比如这容貌。

不过就算恢复不到二十几岁,辰廉还是有信心让他看上去不这么难看。

“好,我跟着你。”

辰廉给他点了一柱安神香,就出了房门。

在院子里看到众人,他并不吃惊,精神力强大的他,可以说对这些人了若指掌。

他道“明日启程。”

李曜“好。”

瞿雪千翻了个白眼,不知道的还以为李曜是辰廉的舔狗呢。

不过她不敢说什么,那个生得妖冶的男人,只要站在那里,就令她胆怯。

瞿雪千撇嘴,又看了一眼旁边盯着辰廉的少桥,心里就更怄了。

别以为她没看出来,因为之前酒楼的事儿,少桥现在对这个男人有感觉。

怎么可以!

峨嵋的女人喜欢谁也不能喜欢这个男人呀!

瞿雪千心中百转千回,但是此时也只能憋着。

因为她知道,少桥挺不喜欢她的。

哪怕她还没有暴露她的身份。

尤其是,他看到辰廉扫了她一眼。

好吧,她承认,她怂了。